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白小姐开奖结果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246www.tvh24.com
代写年会白小姐开奖结果
重点推荐剧本
又有歌曲又有舞蹈的四幕剧本(中国
共享单车小品台词,共享单车小品剧
6月6日全国爱眼日白小姐开奖结果(光明行
健康生活宣传搞笑白小姐开奖结果《不良
交通警察短剧栏目剧本《英雄本色
医院社区家庭服务题材搞笑小品《
专业代写白小姐开奖结果
代写白小姐开奖结果
重点推荐白小姐开奖结果
6月6日全国爱眼日白小姐开奖结果 3-23
6月5日世界环境日正能量小 3-22
安全生产月活动主题小品剧 3-21
校园音乐剧剧本,小学校园音 3-20
又搞笑又起到宣传教育正能 3-19
校园励志音乐剧剧本,小学校 3-18
2019建国70周年庆典小品,喜 3-16
小学生音乐剧,适合学生表演 3-15
5月31日世界无烟日禁烟搞笑 3-14
卫生健康委员会帮助贫困户 3-13
幼儿园童话情景剧剧本(我要 3-12
5月20日全国学生营养日小品 3-11
5月17日世界电信日手机4G的 3-10
5月15日国际家庭日白小姐开奖结果 3-8
五四青年节爱国运动小品剧 3-7
关于护士和病人的小品,醉酒 3-6
社区干部帮助困难家庭情景 3-5
小学生积极向上情景剧,小学 3-4
少先队情景剧剧本(优秀少先 3-3
知识产权宣传小品,知识产权 3-1
农村爱护环境宣传白小姐开奖结果 2-28
3月23日世界气象日跟气象相 2-27
公安治安小品,治安题材小品 2-26
志愿者白小姐开奖结果,义工志愿者 2-25
五月一日国际劳动节喜剧小 2-24
银行年会搞笑白小姐开奖结果(穿越 2-22
新农村改革小品,农村发展小 2-21
最新部队白小姐开奖结果(班长慢走 2-20
供电局营业厅窗口服务小品 2-18
电子商务小品,电商题材年会 2-15
您当前位置:246 > 电视剧本 > 古装电视剧本 > 《遨凡尘》第5集 来自地下的声音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古装电视剧本   会员:迎金河水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9/1/8 20:20:27     最新修改:2019/1/9 9:35:25     来源:246www.tvh24.com 
《遨凡尘》第5集 来自地下的声音
作者:辛言
246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5集 来自地下的声音

1胖虎家 日 内

凤霞醋意道:“胖虎,你听见了吧,咱姐俩谁都不是咱娘生的,只有你灵宝哥才是。”胖虎娘眼角眉梢都是笑,说那是,她干儿子就像她亲生的一样。一股暖流涌到心头,灵宝狠下心说他明天就要走了。“走?往哪儿走?”胖虎娘一愣,凤霞和胖虎也很诧异。灵宝说他不得不走,他要是不走的话,那朝廷早晚还会来找他。胖虎娘问既然朝廷想请他做官,他去就是了,干嘛非得拒绝,灵宝便讲司马父子就是他在昨晚梦着的那对被杀的男子。

大家这回听明白了,也听傻了。明白的是知道了灵宝为啥不去当官,而且还要离开灵觉寺;傻的是,这世上竟有这事,夜里梦到的那两个人白天就遇上了,而且还和梦境中的一样,是向灵宝求援来了。一股惜别的酸楚开始翻涌,每个人的心绪都很坏,胖虎又哭开了鼻子,胖虎娘还是唉声叹气,凤霞紧蹙着眉头。

哭了一会儿,胖虎说他要跟灵宝哥一起走。灵宝劝阻,胖虎要是走了,那咱娘和咱姐咋办,胖虎呜咽说他不管,他就是要跟灵宝哥走。胖虎娘问灵宝这次走了去哪儿,灵宝告诉他要去九子山见地藏菩萨。知道灵宝不会说假,也知道这个机会极其难得,胖虎娘在倍感震惊之余,同意让胖虎跟着灵宝。灵宝笑了,其实他也舍不得胖虎,有胖虎作伴,他在路上也就不寂寞了。胖虎破涕为笑,上去抱着灵宝说他够义气,灵宝许诺给胖虎:“兄弟,哥这次没当官让你失望了,不过你放心,等见过地藏菩萨后,哥就带你去当官,而且让你当大官。要是皇帝想嫁女儿的话,哥就让你娶,到时候让公主做咱娘的儿媳。”胖虎乐得咧着大嘴,问灵宝说话是否算数,灵宝说当然算数,他们是兄弟,他们哥俩谁娶不是娶。

说话间,这哥俩把不知哪位皇帝的女儿给分配妥。

 “喂!我说你们,大白天的说梦话,那皇帝的女儿会嫁给你们俩?你们的脸皮可真厚!”凤霞瞪着凤目,对这两个痴人说梦的家伙大加申斥。灵宝不置可否,胖虎不高兴了,翻着怪眼对他姐道:“姐,你干嘛要妒忌我?”

“啥!我妒忌你?啊呸!……”凤霞气得好悬没笑出来。

定下来要走,凤霞和她娘给灵宝他们收拾包裹,灵宝和胖虎没事跑到那个潭子去玩水。

凤霞魂不守舍,干起活儿来老出错,这时,凤霞才发现她对灵宝已经很难割舍,最后凤霞打定主意,她要和灵宝、胖虎他们一起走。胖虎娘问她一个女孩子家去干啥,又说女孩子家出门不方便,路上容易出危险。凤霞托口她对那两个半大小子不放心,怕万一他们性子野,再闹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来。凤霞的话令她娘觉醒,另外,胖虎娘也看出来了,女儿喜欢上她的那个干儿子,这干儿子要是将来成女婿……胖虎娘越想越欢喜,禁不住抬头看女儿。知道自己的心思被窥破,凤霞嗔瞪起凤眼,说她只是对他们两个不放心而已。

 凤霞也去出乎灵宝的意料,之前他连想都不敢想,欣喜之情溢于言表。胖虎正相反,心里发沉不说,胖脸就像秋天的茄子遭了霜打。灵宝交给胖虎娘的那些盘缠没动多少,这得益于禧然没让灵宝支付胖虎家翻建房子的用度,不然的话,他们这次出行的花费还就真的不够。胖虎娘让把剩下的盘缠都带上,灵宝不干,说他们有一半就够了,另一半留给干娘在家用。其他就是出行时要带的东西,如雨具、被褥、碗筷、换洗的衣裳之类。自从到了灵觉寺,灵宝让胖虎一家每人都做了两身新衣裳,而且衣裳的质地也不错。如此忙活了一通,他们每人都有了个出行的包裹。

2古道山野 日 外

第二天,他们吃罢早饭就上路,三个少年男女,结伴走在通往九子山的古道上。胖虎蹦蹦跳跳地往前走,他把这次去见地藏菩萨的远行当成了观光旅游,并做着日后娶公主的美梦。灵宝不敢放开脚步,他和凤霞并排走在后面,怕走快了她一个女孩子家受不了。

 草丛里蹿出一只野兔,胖虎追了上去,可他那胖身子怎么能追得上野兔,没跑多远野兔便没了踪影,胖虎气喘吁吁一屁股坐到地上。刚喘息了没一会儿,又见树林中钻出一个跟狗一般大小的动物,头扁、鼻尖、四肢较短,乍一看很像只体型巨大的老鼠。它的身体呈黑褐色,头部有三条白色的纵毛,面颊两侧各一条,中央一条由鼻尖到头顶。灵宝见过这种动物,知道它叫狗獾。胖虎一见爬起来又赶,狗獾生性凶猛,见胖虎来了非但不躲,反而从他的两腿间蹿过。胖虎没提防,一下摔了个四脚朝天,狗獾跑掉了。

 灵宝让胖虎省省,这路途还远着呢,省点力气还是赶路要紧。胖虎不忿,说追野兔和赶狗獾那是他的事。灵宝佯装恍悟道:“哦!原来兄弟的体力是如此的充沛,那好,那我和凤霞姐的包裹就都给你。”胖虎看似头脑简单,其实一点都不笨,头一歪说凭什么。凤霞教训弟弟不要再耍小孩子脾气,胖虎不服又说关他姐什么屁事。

小插曲过罢,三人继续走路。

刚开始他们还能轻松地行走,环顾着周围的景色,等行了一个时辰之后,三人都走得有点疲惫。胖虎累的呼哧带喘,凤霞直喊脚疼,灵宝的腿肚子也开始发沉。最要命的是,这时雾气已散,太阳升了上来,天气变得炽热。又走了一段,凤霞说她不能再走了,灵宝就找了一处林木茂密,靠着一条小溪的地方停下歇息。灵宝拿出防雨的油布铺到地上,凤霞咧着嘴把绣鞋脱下,露出一对纤美的少女脚,顾不上欣赏,灵宝见凤霞白皙的双脚走得红肿,当即心疼的不得了。

从包裹里取出土碗,灵宝到小溪边饮水,喝完又给凤霞舀了一碗,凤霞接过感激地看了灵宝一眼,喝了几口问她弟弟渴不渴。胖虎躺到油布上就不想起,说渴让给他端过去,凤霞要动被灵宝拦住,让凤霞把碗里的水喝尽,又到溪边给胖虎舀了一碗。凤霞让灵宝也歇会儿,灵宝也累了,一倒身躺在油布上。想到凤霞姐的脚已经红肿,灵宝说这样走不行,要是再这么走下去,别说凤霞姐一个女孩子家,就是他和胖虎也走不起,得想点办法才行。凤霞问想什么办法,灵宝说最好弄一辆马车赶,胖虎听后立刻喊:“我同意,弄车好,那样咱们就不用走着了。”凤霞瞪了胖虎一眼,说都知道坐车好,问题是上哪儿去弄。

沉默。灵宝嘴里衔着根狗尾巴草,望着上面的天空思考。

不久,灵宝说实在不行就买一辆,要是不买,凤霞姐的脚肯定会受不了。凤霞一骨碌坐起道:“买车?那得需要多少钱,就咱们带的这些盘缠,既要吃饭,还要住店,这一去一返能够就已不错,哪有闲钱去买车?”灵宝讲凤霞姐只知道买车花钱,却没算过不买车更费钱,因为要是光这么走就会走得慢,走得慢就要多住店,而住店是要花钱的。还有,万一凤霞姐走病了咋办?那不更得多花钱。要是买了车,不但赶路快,还能在车上放包裹……灵宝讲了一大堆该买车的好。凤霞动心了,可又一想,要是买了车,那剩下的盘缠就不多了,到时候没钱了咋办。

灵宝没言语。

“哥,你不是和那个什么王爷认识,不行咱们就打着他的旗号,到衙门里去借一辆。”胖虎自作聪明地想。灵宝摇头,说他和那个王爷认识不假,但也只是一面之缘,更何况这件事到现在也没几个人知道。如果冒然地去借,官府一定认为他们是骗子,到时候打他们一顿是小,若是关在牢里不放出来就惨了。

胖虎登时闭上了嘴。

凤霞没说话,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

“唉!作孽啊,这些不孝的儿女……”一个苍老的声音来自地底。

灵宝听得清楚,看了看周围,没人,又看了看凤霞和胖虎,问刚才是谁在说话叹息,凤霞说她叹息了一下但没讲话,胖虎说他什么都没讲。灵宝说这可怪了,他明明听见有人说话和叹息,而且是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语。凤霞看胖虎,胖虎大呼冤枉,说他可没装什么老年人。很快,那个苍老的声音又传出来道:“唉,要不是看在你们是我亲生儿女的份上,我一定会化作厉鬼不放过你们!”

这回看清楚了,凤霞和胖虎谁都没张嘴。

“你们,你们听到了吗?这声音好像是来自地底。”灵宝一只手往下指,凤霞和胖虎吓坏了,从油布上蹦起朝脚下寻找,说他们什么都没听见。灵宝把头贴在油布上:“咦,怎么不说了?我刚才明明听到一个老年人在讲。”

 “怎么,上面的人能听到我讲话?”那个苍老的声音传上来道,灵宝这次听准了,这声音的的确确来自地底。“是啊,能啊,老人家,请问你是在地底下吗?”灵宝忙不迭地回答,看不出是激动还是害怕,胖虎一把抱住他姐,凤霞搂住弟弟也很惊恐。

“我是在地底。年轻人,我等了整整十七年,终于等来了一个能听到我说话的人,我……我真是太高兴了!”声音哽咽。灵宝问他怎么在地下,是不是有人把他给害了?对方说不是,说他是已经死去的人,现在是他的阴灵在跟灵宝说话。“啊!?”那个声音不说还好,一说惊得灵宝马上把身子立起。那个声音呵呵笑道:“年轻人,我把你给吓着了吧?不过放心,我是不会害人的,我也伤害不到你。年轻人,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听过后,我还想求年轻人为我送个信呢。”灵宝稍事犹豫,又趴伏到油布上道:“老人家,你说吧,要是我能帮上的,我一定帮你。”那个声音说谢谢,接着就讲开了。

3吴镇宋河家 日 内

地下的这个阴灵叫宋河,死前是前面不远的吴镇人,他有两个儿子,一个叫宋文,一个叫宋武。宋河的前世是长江中的一条鲤鱼,后来这条鲤鱼去跳龙门,可惜它的修为差了些龙门没跳过,死后经六道轮回中的人道转生为人。十七年前宋河年逾花甲,一天他感到自己的大限将至,把他的两个儿子叫到跟前,讲他几日后会死,叮嘱他们,在他死后一定不能给他穿任何衣裳,说白了就是赤条条地入殓。宋文和宋武不解,宋河告诉他们,他死后要去脱胎为龙。如果死后穿衣裳的话,那么他的阴灵在地下行走时,就会被身上的衣裳死死地拖住,让他难以走到龙门跟前,更别说跳龙门了。见宋河这般交代,宋文和宋武答应,在他死后不给他穿寿衣就是。

几日后宋河真的死了,可是不知道为啥,宋河的两个儿子并没遵从他的遗嘱,依旧在入殓的时候,给他穿上了全套的殓服。

4地阴下

本来宋河死后要是不穿衣裳的话,他可以极快地到达龙门,这一穿衣裳,宋河的阴灵在地下就变得寸步难行,身上的衣裳死死地拖住他让他不堪重负,爬行了十七年才爬到灵宝他们歇息的地方。十七年来,宋河的阴灵在地下苦苦地煎熬,为此,他无时无刻不在咒骂他那两个不孝的儿子。每天宋河都能听到地面上的人走路和说话,无奈任他怎么地大声呼喊,由于阴阳相隔地面上的人也听不见,后来宋河死心了,不再指望阳间里的人有谁能够听到他讲话。谁知就在今天,他意外发现有人能够听到他讲话,这让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开始,宋河在地下听到灵宝和凤霞、胖虎之间的谈话,听他们谈论该不该买车的事,但宋河没奢望他们当中有谁能听到他讲话,就静静地听了会儿。直到灵宝他们三人谈到无车难以前行的时候,宋河联想到他想成龙却成不了,十七年就被困在这地阴下,就又咒骂起他那两个不孝的儿子来,谁知他这一骂被灵宝给听到。灵宝的回应让宋河惊喜,没想到十七年过去,今天终于遇上一个能听到他说话的人。

5山野和地阴下互换情景

讲完他的故事,宋河问灵宝三人要去哪儿,灵宝没隐瞒说他们要去九子山见地藏菩萨,宋河听了这才明白为何灵宝能听到他讲话。宋河问他们再往前走是不是要经过吴镇,灵宝答是,宋河便问灵宝路过吴镇的时候,能不能去他家给他的两个儿子捎个信?灵宝问捎什么信,宋河托灵宝转告他的两个儿子,让他们把他的坟开启出来,褪掉他尸身上的寿衣不留一丝一毫,这样他就能接着去跳龙门。

灵宝说宋河的这个要求不难,难的是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些年,宋河的儿孙们能不能信。当初宋河临终前曾交代过他的两个儿子,但事后,宋河的后人们还是违背他的意愿给他穿上了殓服。现在突兀地去见,宋河的后人能相信吗?要知道,开启先人的坟墓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灵宝把他的疑虑跟宋河讲了。宋河重重地叹了口气道:“年轻人,你考虑的极是,说心里话,我这心里也是没底!这些年来,幽冥地府的阴差们不知道催促我多少回了,让我暂且放弃跳龙门的想法,先转道人道投胎为人,过后再另行寻找机会。是我心有不甘,所以就没到幽冥地府里去投生,为此我特别恨我自己的那两个儿子,有时候我真想化作厉鬼去报复他们,让他们一辈子不得安宁。”

看宋河如此地伤心难过,灵宝说既然这样,那他就到宋河家走一趟好了。“唉!——”宋河又是重重地叹口气讲:“年轻人,你不止是要走一趟,而是一定要想方设法把我的这件事给办成。你要是能为我办成的话,我会记住你的大恩大德,有机会我会报答你的。”

灵宝问怎样才能让他的两个儿子相信,宋河告诉灵宝,他生前有一个心爱的紫檀木镂花匣子,在它的底部有个夹层,夹层下藏着两个纸包,它们分别是他两个儿子出生百天时剪下来的胎发。这两个纸包宋文和宋武不知道,宋河临终前也忘了告诉他们,宋河说这两件东西也许能叫他的两个儿子信服。灵宝向宋河承诺,他会千方百计地让宋河的两个儿子照他的话做,让宋河安心地等待就是。宋河听后,竟在地下呜呜咽咽地哭了,哭得是那么的伤心悲切。

6山野 日 外

灵宝起身掸了掸衣袖,说天不早了,他们赶路要紧,走前没忘了跟宋河打个招呼,说他这就去吴镇见他的两个儿子。灵宝走在前面,凤霞和胖虎紧追几步,问灵宝刚才是不是在故意吓人。灵宝脚步未停,把他跟宋河的对话讲了讲,最后,灵宝说他一定要帮宋河老人这个忙,要是帮成了,也算是一件功德。

大暑的季节,气温高得厉害。无心去欣赏路边的风景,三人顶着烈日忍着疲惫,一步步朝吴镇走去。

7吴镇 日 外

正午的时候到了吴镇,三人找了棵大树坐下,呼着热气乘起凉来。吴镇街路两旁的店铺一户挨着一户,往来行人不断,有挑担的穷人,也有坐轿摇扇的富人,河渠中不时有小船摇过。

没坐一会儿,胖虎就喊他渴得要命,肚子也咕咕直叫,又说他们不是要给那家姓宋的传信,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到他家吃上一顿再说。灵宝听后摇了摇首,笑胖虎只长了个吃心眼,人家要是肯信还好办,过后你可以坐下来吃喝;万一人家不信,你不但混不上吃喝,说不定还会挨上一顿痛扁。“啊?——”胖虎顿时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干瘪,问灵宝那怎么办,灵宝说还是先吃他们自己,等吃饱喝足了,再去见宋河的那两个儿子不迟。胖虎一听朝灵宝竖起了大拇指,问他们接下来去哪儿,灵宝一脸的豪爽:“走,兄弟,咱们下馆子去,哪家馆子大咱们就去哪儿。”

胖虎听后,当即笑得是金光灿烂弥勒再现。

凤霞急了,问灵宝他们长心了没有,前面的路还很远,他们又要买车,又要下馆子,这包里的钱怎么能够,让在路边买一点吃算了。胖虎最怕他姐搅了这顿口福,弥勒脸马上变成紫茄子:“姐,又不是花你的钱,你干嘛挡着?不够花咋了,不够花咱们再回去。”灵宝没想到胖虎居然怀的是这种打算,无暇跟他理论,安慰凤霞道:“姐,你不必担心,常言道,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天塌了自有高个子顶,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我们只管去吃就是了。”

“就是嘛!”胖虎不失时机地补一句。

凤霞气得玉牙紧咬,说她这回还不管了,你们爱怎么花就怎么花,花没了大家一块饿着好了。

主意拿定,他们沿着街路向西,一边走一边找寻饭庄之类的店肆。

灵宝有他自己的打算,就是这马车必须得买,不然,他们这一天也走不了多远;还有就是胖虎这个胖子,他要是走不动了,后果不堪设想。灵宝的盘算是:宋河的事情要办,那个老人太可怜了,这件事如果能办成的话,那么宋河老人的儿子或许会给他们一些酬赏——尽管灵宝天生不愿接受别人的报答,从他和宋河的对话里,得知宋家是镇上的大户,所以灵宝现在敢把钱敞开来花。

经过一家店铺,灵宝向店家打听,店家让他们往前走,遇上路口向南,到下个路口再往西,路北有家很大的饭庄叫聚福楼,饭庄的主人就姓宋,是当地首屈一指的大户。灵宝说就去聚福楼,不管那里是不是宋河老人的后人开的,先在那儿吃饱喝足了再说。胖虎一听胖脸乐得像包子,凤霞的粉面却绷着,三人心态不一地朝前走。

8聚福楼 日 外

到了店家所指的地方,果然有家高大气派的饭庄,匾额上写着“聚福楼”的招牌。

9聚福楼 日 内

进了门,灵宝直奔里面的柜台,对掌柜说他们一是用饭,二是想打听一个人。掌柜问打听谁,灵宝告诉打听一家姓宋的,这家姓宋已故去的老人叫宋河,他有两个儿子,一个叫宋文一个叫宋武。掌柜说宋河他不清楚,不过这宋文和宋武他知道,宋文是他们的大爷,而这家饭庄就是二爷宋武开的。

没想到这么快就打听到,灵宝环视周围,见一楼生意兴隆坐着许多客人,让掌柜给他们在楼上找一雅间,然后再打一些净面水来。掌柜说他们就三个,坐楼上没必要,灵宝道:“掌柜的,你怎么知道我们就三个?一会儿你家大爷二爷来了,那不就是五个了么?再说了,我和你家主人有要事相告,你不会就让我们在这闹哄哄的楼下说话吧?”掌柜的惊讶,更多的是迷茫,看着眼前这三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怎么也难把他们和他家的主人联系到一块。大爷宋文已过花甲,二爷宋武也已进入知天命的年纪,这个年少的公子怎么会和他们搅一处?

“公子,您和我们的大爷二爷认识?”掌柜小心地问询。

“不认识,我要是认识的话,还问你?”

“那你找我们大爷和二爷是……”

 灵宝不耐烦道:“掌柜的,本公子虽然和你们大爷二爷不认识,但是我和他们家的老太爷认识,我这次来,就是受他们家老太爷的委托,有事要和他的两个儿子转达。”

就感觉自己的头被门框挤了,掌柜使劲想也没想明白,眼前的这个公子充其量也就十五六岁,宋家老太爷死时这位恐怕还没出世。就是往大了说,也只是一个吃奶的孩子,宋家的老太爷怎么会有事托付他去转达?掌柜暗想:好吧,大爷我就信你们一次,不管你们这几个毛孩子是不是骗子,反正你们也跑不掉。不就是一顿饭嘛,真要是骗吃骗喝的话,罚他们三个做杂役也合算。想到这儿,他吩咐一个伙计到厨房传菜,自己领着灵宝他们上楼。

10聚福楼雅间 日 内

楼上的雅间果然不错,花鸟屏风,古漆圆桌,可坐下十多位客人。雕花的木窗开启着,室内空气通畅,通过窗户可以看到远处的山水近处的街巷。掌柜亲自端来盆清水净面,灵宝叮嘱赶紧叫人把宋文和宋武喊来,说是别耽搁了他的正事。掌柜嘴上应着心里却道:怎么?还真让叫啊,看来不像是骗子。

 菜肴流水般地上来,都是苏南的名菜,有香菇炖鸡、咕肉、松鼠鳜鱼、碧螺虾仁、响油鳝糊、糖醋排骨,最后又上了一盘阳澄湖的大闸蟹。掌柜想,如果这三个毛孩子真是主人家的客人,那他这么招待也没错,免得过后主人骂他门缝里看人;要是不是,嘿嘿,那你们三个就得在这儿做杂役。胖虎抄起筷子就往嘴送,跟灵宝和他姐连个招呼都不打,就好像这桌子菜是专门为他一个人。灵宝也饿了,拿起筷子品尝,吃罢连连称赞这些菜做的很美味。凤霞半天不动筷,担心这桌子饭菜太昂贵。

“姐,你怎么不吃?你不饿吗?”灵宝不像胖虎只顾自己。

凤霞说她吃不下,灵宝问为什么,凤霞没好气道:“我说你们两个,是不是吃完了这顿就不吃了?”

“干嘛不吃了?这又不是断头饭。”

凤霞气呼呼地责备灵宝和胖虎,说他们两个就像是在吃断头饭,吃饭倒不怕,可也不能什么贵就吃什么,而且还点了这么一桌子,事先连个价钱都不问。灵宝显得很无辜,说这些菜又不是他点的,他也没想到会上这么多,要怪只能怪这儿的掌柜太慷慨。接着劝道:“姐,你不吃也没用,反正这菜都上来了,你就是不吃,人家也不会白送。”想想不吃也是浪费,何况她的肚子也饿了,凤霞这才动筷,动筷是动筷,但每口都吃得心痛。

吃到一半儿,楼梯里响起粗重的脚步。

片刻,那个掌柜引着一个五十出头的黑胖男子上来,身后跟着四五个体格彪悍的随从。“是哪个小王八蛋,竟敢招摇撞骗,到这来辱没二爷的先人?”黑胖男子张口就骂,他手下的那几个壮汉个个横眉立目,撸胳膊挽袖子将灵宝三人围住,只等那个黑胖男子一声令下,上去就是一顿暴揍。看对方来势汹汹,凤霞和胖虎吓得丢下筷子,灵宝虽然镇定,但他知道,如果不尽快控制住眼前的事态,那么接下来,他们姐弟三人就会受到一顿痛扁,他和胖虎挨打没啥,凤霞姐可是一个女孩子。

灵宝一抱拳道:“阁下,在下受宋河老人的委托,到此是想找他的两个儿子说话,不知阁下是哪一位?”黑胖男子正是宋河老人的二儿子宋武,他朝灵宝打量,见灵宝气度不凡衣着锦绣,一时倒也不敢造次。不过,跟旁边的那个掌柜一样,他怎么也不能把灵宝跟他爹联系到一块。压住满腹的疑虑和怒气,宋武道:“宋河是二爷的家父,而我就是他的二儿子宋武,我问你,你年纪轻轻,看样子也不过十几岁,家父已经多年前离世,恐怕比你的年龄还大,你怎么会认得家父?而我的家父又怎么会有事与你相托?”

见对上了号,灵宝淡然道:“噢,原来是宋二爷,幸会!幸会!看来我是找对了人。请宋二爷稍安勿躁,这件事说来的确让人难以置信,不过现在既然见到了二爷,那在下也就放心了,因为在此之前本人也不大相信。我希望二爷在确定这件事情的真伪之前不要动武,本人自然会拿出令你信服的证据,如果二爷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动粗的话,那接下来的一切都由你二爷承担,我敢说,到那时二爷你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灵宝说完舒了口气,自思已有九成的把握稳住了宋武。

宋武没造次,但他怕自己几十岁的人再被三个毛孩子给耍了,目光灼灼地看着灵宝道:“公子,既然你说你能拿出令我信服的证据来,那你不妨说出个一二,也好让二爷我心里有数。”感觉宋武的话有理,也知道他们三人尚未脱离挨打的境地,灵宝平静道:“好吧,宋二爷,那在下就提示二爷两句。令尊跟我说,在他临终之前,他老人家曾就他入殓时的殓服,跟大爷和二爷有过交代,说在他死后……”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宋武当即神色大变,制止住灵宝后面的话。宋武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这件事除了宋氏兄弟以及他们的女人知道外,其他就再也没人知道,而这件事,多年来一直是他们兄弟俩的一块心病。谁料时隔多年,竟有人知悉此事并前来质证,宋武的心情可想而知。回身对他的那几个手下喝道:“你们都给我退下,该干啥干啥去,这里不需要你们了。”

几个手下退去。

宋武问掌柜去请大爷了么,掌柜说已经去请了,宋武“嗯”了声让掌柜也退下,掌柜喏喏地走了。没了不相干的人,宋武让灵宝赶快说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灵宝问宋武干嘛要急于这一时,等大爷宋文来了一起说也不迟。话是这么讲,看宋武一副急不可待的样子,灵宝忍不住道:“二爷,此事关系重大,它既关系到令尊目下的状况,也关系到你们宋家日后的安宁。实不相瞒,令尊目下的境况很可怜,他老人家已经在地阴下苦度了十七年……”

“公子!你……你别说了!”面对灵宝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宋武偌大的一把年纪泪往下流,像一个小孩子似的抽抽搭搭地哭了。看宋武哭了,胖虎知道危险已除,又忙活起桌上的菜。灵宝劝导宋武,只要宋氏兄弟能够按着宋河老人交代的去做,那么宋河老人的阴灵也就从苦难中解脱出来……

大爷宋文来了,宋文和宋武长得很像,但没宋武那么胖,看着要比宋武稳重。见弟弟一把年纪在哭,宋文知道事情比他想象的严峻,见哥哥来了宋武起身向灵宝介绍,灵宝施礼说幸会。大家坐下,灵宝介绍他姓江名灵宝,此次要去九子山路过吴镇,接着向宋氏兄弟讲起事情的经过……讲完庄重道:“二位尊长,令尊大人说了,你们这次要是再不按照他老人家的意愿去做,那他只能化作厉鬼来找算你们。当时我向令尊大人保证,一定要把他的意思转达给你们,现在就看你们怎么办。”

宋文没哭但很激动,他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道:“公子,你说的不穿衣裳入殓,和家父死后要去跳龙门确有其事。只是在下想,家父阴灵在地下的讲话,你怎么能听到?”没等灵宝回答,胖虎扒着大闸蟹忙里偷闲:“嗨!这算什么,我哥哥连火神真君手下小鬼的话都能听到,这个为什么就听不到?灵觉寺里的那把大火,我哥哥提前就知道,可那些个秃驴当时还不信。”

“胖虎!”凤霞怪胖虎把他们的舅舅也骂了。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246www.tvh24.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246电视剧本频道www.tvh24.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246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246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246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246(tvh24.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