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246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白小姐开奖结果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246www.tvh24.com
代写年会白小姐开奖结果
重点推荐剧本
医院护士节娱乐演出音乐小品《医
防假币宣传快板剧本《抵制假币》
六人小品拍戏剧本,拍戏白小姐开奖结果《
五一小品稿子,五一晚会小品(共享
关于家风的情景剧剧本,关于家庭美
又有歌曲又有舞蹈的四幕剧本(中国
专业代写白小姐开奖结果
代写白小姐开奖结果
重点推荐白小姐开奖结果
关于家风的情景剧剧本,关于 3-25
6月6日全国爱眼日白小姐开奖结果 3-23
6月5日世界环境日正能量小 3-22
安全生产月活动主题小品剧 3-21
校园音乐剧剧本,小学校园音 3-20
又搞笑又起到宣传教育正能 3-19
校园励志音乐剧剧本,小学校 3-18
2019建国70周年庆典小品,喜 3-16
小学生音乐剧,适合学生表演 3-15
5月31日世界无烟日禁烟搞笑 3-14
卫生健康委员会帮助贫困户 3-13
幼儿园童话情景剧剧本(我要 3-12
5月20日全国学生营养日小品 3-11
5月17日世界电信日手机4G的 3-10
5月15日国际家庭日白小姐开奖结果 3-8
五四青年节爱国运动小品剧 3-7
关于护士和病人的小品,醉酒 3-6
社区干部帮助困难家庭情景 3-5
小学生积极向上情景剧,小学 3-4
少先队情景剧剧本(优秀少先 3-3
知识产权宣传小品,知识产权 3-1
农村爱护环境宣传白小姐开奖结果 2-28
3月23日世界气象日跟气象相 2-27
公安治安小品,治安题材小品 2-26
志愿者白小姐开奖结果,义工志愿者 2-25
五月一日国际劳动节喜剧小 2-24
银行年会搞笑白小姐开奖结果(穿越 2-22
新农村改革小品,农村发展小 2-21
最新部队白小姐开奖结果(班长慢走 2-20
供电局营业厅窗口服务小品 2-18
您当前位置:246 > 246 > 动作246 > 动作/喜剧/爱情 电影《疯狂的秘籍》剧本 已在广电备案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246-动作246   会员:Ysnowden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9/3/13 10:53:55     最新修改:2019/3/14 10:22:49     来源:246www.tvh24.com 
动作/喜剧/爱情 电影《疯狂的秘籍》剧本 已在广电备案
作者:Y·snowden
246246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246、微246。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疯狂的秘籍》剧本

 

1. 后巷 夜 外(下雨,效果更佳)

一群人(王冲手下)拿着刀,把陈明辉陈中仁围在中间,陈明辉胸口中刀,陈中仁脸上被划了一刀,流着血。

黑衣人:交出秘籍,就放你们走。

陈中仁:我已经说了多少遍了,我没拿秘籍,你们要怎么样才肯相信。

黑衣人:不交,就别怪我们了。

一个人上来举刀冲上来,陈明辉迎上去,一拳把他打飞出去,后面又来一个人,陈中仁一脚把他踢飞,其他人一起冲上来,陈明辉把陈中凯推出人群,几把刀插在陈明辉身上,陈中仁要冲过来。

陈明辉:快走,不要管我。

陈中仁:爸,要走一起走。

陈中仁还要冲过来,陈明辉拿起一把刀,比在自己的脖子上,陈中仁无奈,急忙奔逃,陈中仁眼睁睁看着父亲被乱刀砍死。

陈中仁:杨义,我一定会回来报仇的。啊。。。

 

黑场

 

2. 黑暗密室 夜 内

黑暗中一个精致的木盒子,一只手打开,里面有一本手记,封面写着“天酿秘籍”,手刚要去拿手记,被一把大刀斩断,手记被抢走。手记辗转流离,历经百年,从崭新变得破旧,被关进另一个精致的木盒子里。

旁白:相传,有一本酿酒秘籍,只要拥有它,三岁小孩都可以酿出香醇美酒来,这本秘籍一直是大家争抢的宝藏,但是都只是传说,没人见过,近几年突然崛起的杨家酒坊,成为大家共同关注的焦点,有人说秘籍就藏在杨家酒坊。

 

黑场

 

出片名:《疯狂的秘籍》

 

3. 后巷 日 外

阿信用食指在墙角点起一块湿泥土,放到鼻尖闻了闻,看像小巷中间。

 

闪白

 

4. 后巷 夜 外(下雨,效果更佳)

陈明辉趟在地上,两个黑衣人把他拖走。

 

画面切回

 

5. 后巷 日 外

阿信起身,走出后巷。

 

 

6. 练功房 夜 内

陈中仁练拳。(动作细节快剪+出演职人员字幕)

 

7. 靶场 日 外

陈中仁练枪法。(动作细节快剪+出演职人员字幕)

 

字幕:五年后。

 

8. 清水镇杨家酒坊 日 外

清水镇上人来人往,一群人驻足在一家酒坊门前,酒坊的灯笼上赫然写着四个大字,杨家酒坊。

路人甲:哎呀,这是怎么回事呀,我都等了三个小时了,还没见出来!

路人乙:是啊,平常两个小时就会出来的。

人们在门外焦急的等着。

 

9. 杨家客厅 日 内

杨义在喝茶,阿水进来。

阿水:老板,现在外头来了好多人来买酒,真的不理他们吗?

杨义:今天没心情调酒,拿几坛老酒给他们去。

阿水:是。

阿水出门,碰见杨雄进来。

阿水:公子。

杨雄满脸堆笑,进客厅。

 

10. 清水镇杨家酒坊 日 外

酒坊的门打开,阿水出来,把一块牌子放到门边,牌子上写着:100元一斤,数量有限,卖完为止。众人蜂拥进店,不一会儿,路人甲提着一壶酒,跑出来。

路人甲:我终于抢到杨家的新酒了。

后面跟了好多人,要来抢他的酒。

人群外,有一个脸上有一刀疤的年轻人(是陈中仁,但是妆容上做区别,他更名陈中凯。)看着酒坊。

 

11. 杨家客厅 日 内

杨义看到杨雄进来,起身要走进内屋,杨雄追过来,拉着他的手。

杨雄:爸,救命啊。

杨义:看来,你一定又是在赌场输得干干净净了。

杨雄:生我者父母,知我者老爸啊。

杨义:少来,我们已经断绝父子关系了。

杨雄:不要做得这么绝嘛。

杨义:做得绝?你做的不是更绝。所谓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此乃你的座右铭,不是吗?

杨雄:过奖过奖,但是比起老爸你的风流不羁,我只好望尘莫及啊。

杨义:哈哈哈,只不过,你隔三差五,就输它十几万,输光了,就跑来喊救命,老这么搞,也不是办法吧?

杨雄:老爸说的是,所以这次我一下子把一辈子能输的全都输光了,整整三十万,希望你给我调三十坛酒,让我还债救命。

杨义:哦,明白了。

杨义看看阿水。

杨义:阿水,你出去先。

阿水:是老板。

阿水出去,杨义面色犀利,回头对着杨雄。

杨义:王八蛋,你把这当善堂啊?想要三十万?免谈。

杨雄:不要这样嘛。都是我不好,我不好,我现在磕头认错,你不念在,我借你玉蒲团3D给你过瘾的份上,你也想想这几年,我帮你卖酒搂了不少钱那,现在外面那几个道上的兄弟说,三天之内,拿不出三十坛酒的话,就要把我大卸八块,你快帮帮我吧。

杨义:三天?哼,别说老子不照顾你,在你的灵堂上我一定替你写副挽联,一写死得其所,一写普天同庆!你自己选好了!

杨雄:老爸,不要这么绝好不好?大不了我发个毒誓,如果以后我再赌钱的话,就死老爸。

杨义惊愕的看着杨雄。

杨雄:不不不,就让天下最丑的女人夜夜轮奸,直到体无完肤,摇摇欲坠为止,这样可以了吧?

杨义:啊?!这么悲壮的毒誓你都发得出来?好我就再帮你一次!来人,秘籍侍候!

杨雄:老爸真是忠肝义胆,侠骨丹心啊!

杨义:废话少说。

杨义照着秘籍,把三十坛新酒调成美酒,杨雄尝了一口。

杨雄:嗯,好酒,真是神乎其技,这叫什么名堂啊?

杨义:壮观吧?这叫:天酿秘籍。

杨雄想伸手要碰秘籍,杨义把秘籍收进怀里。

杨义:这三十坛酒足以抵偿你那三十万了,请你以后不要再来烦我了。

杨雄:那是一定,一定?

杨雄开三轮车,拉酒离开。

 

12. 酒店客房 日 内

陈中凯拿着一把梳子梳头,对着镜子照了照,走到书桌旁,对着父亲的照片,拜了拜。

陈中凯:爸,我一定拿回秘籍,替你报仇。

转身出门。

 

13. 王策卧室 日 内

王策端起一碗酒,细细品起来,一边喝,一边拿笔在本子上记。

王策:入口辛辣,回味微甜,跟我们家的比,是略胜一筹,这秘籍...

门外传来王冲的声音。

王冲:策儿,你跟我出去一趟。

王策:哦,来了。

王策收好酒,把本子放到暗格里,出门去了。

 

14. 王家门外 日 外

牛莉莉打扮妖艳,坐上一辆出租车,离开,王策开着车,跟上。

 

15. 后巷 日 外

阿龙带着阿猫、阿福进后巷,阿福从怀里哗啦啦的掏出一堆钱包和手机,阿猫翻着钱包,阿福检查手机。

阿龙:想我堂堂一条龙,跟着你们两,混成了一条虫,整天干这些个偷鸡摸狗的勾当。

阿猫把整好的一叠零钱递给阿龙。

阿猫:龙哥,就这些了。

阿龙:有什么用,这点钱,还不够我吃个早餐的。

阿猫:龙哥,现在都用手机支付,没人带现金啊。

阿龙把钱扔到一边,阿福急忙扑过去,捡起来。

阿龙:瞧你那点出息,手机有能用的不。

阿福:都有锁,打不开。

阿龙:那丢给阿全,让他放店里卖。

阿福抱着手机,点点头。

阿龙:这买卖没法做了。

阿福:要不我们还是抢金店吧?

阿龙:演电影啊,你。

阿龙说完,给了阿福一拳。

阿猫:要不跟阿全他们卖保健品。

阿龙:他们都是骗老头老太太的棺材本,这有违我们的职业道德。

这时候,杨倩儿从银行自助取款机出来,阿猫对阿龙努努嘴。

阿猫:龙哥。

阿龙看了看到杨倩儿,对阿猫点点头,阿猫跟着杨倩儿。

 

16. 街道 日 外

陈中凯看到阿猫跟在杨倩儿后面,阿猫偷了杨倩儿的钱包,陈中凯冲出去,去追阿猫,阿猫跑进后巷。

 

17. 后巷 日 外

阿猫被陈中凯逼到绝路,把包丢出去,阿福捡起来,接着跑,阿福听到阿猫惨叫,回头一看,陈中凯把阿猫打趴下,提起来,阿福抱着包,回去。

陈中凯:把包给我。

阿福害怕的慢慢把包递过去,被阿龙拦住,阿龙和阿福围上来,陈中凯看看他们,笑了笑,给了阿猫一拳,阿猫倒在地上,晕过去,陈中凯上去一打二,三人被打倒在地,陈中凯捡起地上的包,出了后巷。阿龙一伙人慢慢爬起来,突然,手机响起,吓阿福一跳。阿福一个一个手机打开看,终于找到,阿龙一看,是自己的手机,拿过来。

阿龙:这不是我的手机吗?

阿猫:不好意思,顺错了。

阿龙给了阿猫一拳,打开手机。

阿龙:老板。

老板:钱收了没有。

阿龙:正在努力。

老板:明天上午10点,我要看到钱,不然你以后就别跟我混了。

阿龙:知道了,老板。

挂掉电话,阿龙看看阿猫阿福。

阿龙:还是先干正事。

说完,三人出了后巷。

 

18. 街道 日 外

出了后巷,陈中凯把包还给杨倩儿。

杨倩儿:真是谢谢你啊。

陈中凯:不客气。

杨倩儿:你好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陈中凯:应该没见过吧。

杨倩儿:嗯,可能你长得像我以前的一个朋友。

陈中凯:是吗?什么朋友?

杨倩儿:一个好朋友,几年前的事了。

陈中凯:哦。我刚到这里不久。

杨倩儿:嗯,你别在意啊,我只是觉得有点像。

陈中凯:没事,你那个朋友对你很重要吗?

杨倩儿:以前是,现在,都不重要了。

陈中凯:哦。

杨倩儿:你会功夫?

陈中凯:胡乱打的,出门在外,练点防身。

杨倩儿:那你是跟谁学的。

陈中凯:跟我爸学的。

杨倩儿:可不可以教我?

陈中凯:教你。你一个女孩家,学这个干什么?

杨倩儿:学了,下次遇到这种事情,你不在,我可以自己对付啊。

陈中凯:女孩遇到这种事情,还是乖乖把钱给他们最好,钱是身外之物,命可只有一条。

杨倩儿:好吧。

陈中凯:嗯嗯。

杨倩儿:为了感谢你,我请你吃个饭吧。

陈中凯:不用客气,我还有事,先走了。

杨倩儿:哦。正好,我也有事,我们下次再约。

陈中凯转身,离开。杨倩儿看看他,也离开。

 

19. 杨家门外 日 外

杨义打扮帅气,打了个车,出门。

 

20. 杨雄出租屋 日 内

阿龙坐在椅子上,阿猫阿福把杨雄押在地上。

阿龙:什么时候还?

杨雄:龙哥,再给我几天。

阿龙:几天,都给你一个多月了。

杨雄:龙哥,你放心,再过两天,就有钱还了。

阿龙:说来听听。

杨雄:我爸有本酿酒秘籍,那可是无价之宝,只要我拿到手,你们的钱,我都可以还上。

阿龙上前给了杨雄一拳。

阿龙:还秘籍,你以为是粤语长片啊?少啰嗦,现在给钱,没有,就先收你个手指头。

杨雄:真的有秘籍,你相信我。

阿龙掏出刀,过来要切杨雄的手指,门被推开,杨倩儿进来。

阿猫看到是她。

阿猫:小美女,原来是你啊,跟你一起那男的呢?

杨倩儿从包里掏出一叠钱。

杨倩儿:你们先放了我弟弟,这个给你们,明天我再凑些给你们。

阿龙抢过钱。

阿龙:就这点,还不够我们几个医药费的,要不这样,你陪我们哥几个玩玩,我们就多给你弟弟点时间。

杨倩儿害怕的往后退,阿猫阿福跟上去,杨雄抱住阿龙的脚。

杨雄:龙哥,龙哥,你再给我点时间,我今天晚上就去把秘籍拿来给你。

阿龙:还在提秘籍,你当我傻啊?

杨倩儿:真的有秘籍,我看到过。

阿龙:好啊,那你说说,秘籍长什么样。

杨倩儿:一个笔记本,我爸每次调新酒,都会拿出来看。

阿猫:我今天也听人说有秘籍,只要拿到它,三岁小孩都可以酿出美酒来。

阿福也点点头。

阿福:我也听说了。

阿龙看看杨倩儿,看看杨雄。

阿龙:好,反正切手指也不急这么一会儿,就再给你一个晚上,保险起见,阿猫阿福跟你去拿。

杨雄点点头。

杨雄:好,谢谢龙哥,谢谢龙哥。

杨雄拉着杨倩儿到一边。

杨雄:你来干什么?

杨倩儿:来给你送钱啊,你欠他们多少钱?

杨雄:你就别管了,赶紧回去。

杨倩儿:那你呢?

杨雄:我自有我的办法。

杨倩儿看看阿龙一伙人,急忙离开。

 

21. 后巷 日 外

陈中凯靠在墙上,面前站着阿俊和阿杰。

陈中凯:秘籍这事儿,不能再等了,今天我又听到有人打它主意了,我们今晚就动手。

阿俊:可是杨家宅子那么大,怎么找啊?

陈中凯:今天我已经去过他家,这是我画的地图。

陈中凯拿出一张手画的地图。

陈中凯:宅子虽然大,但是秘籍应该是藏在杨义的卧室,晚上有两个工人值夜,在北边的酒坊,我们从南边进去,杨义的卧室在最北角,所以我们要穿过大厅,大厅里有一条狼狗,要特别小心。只要过了大厅,就好办了。

阿俊:那得手之后,我们从哪里出来?

陈中凯:杨义的卧室后墙有个窗户,能从里面打开,我们进去,拿到东西,就从后窗户出来。

阿俊:好,晚上8点,还在这里汇合。

阿杰:你们去吧,我晚上还有事。

陈中凯:什么事?

阿杰:帮我爸做椅子。

陈中凯:阿杰,你想一辈子做椅子当木匠啊?只要拿到这个秘籍,我们就发了,还做什么椅子啊?

阿杰:我觉得当木匠挺好的。

陈中凯:你个木头,这样,你晚上在外面给我们把把风就好,其他的事情,我们来搞定。

阿杰:算了,我还是不去了。

阿俊:还是不是兄弟?是就一起去。

阿杰看看陈中凯和阿俊,无奈的点点头。

阿杰:好吧,那我晚上在外面给你们把风。

阿俊:好兄弟,那晚上8点,在这汇合,别忘了。

陈中凯:阿杰,待会儿,你去阿全那帮我拿个东西,我们晚上要用。

阿杰:好的。

阿俊和阿杰离开,陈中凯回头走出后巷,看到杨倩儿慌慌张张的从后巷出来,陈中凯上前去。

陈中凯:又被抢了?

杨倩儿吓一跳,抬头看到是陈中凯。

杨倩儿:是你啊,你怎么还在这。

陈中凯:我在等你啊。

杨倩儿:等我?

陈中凯:开个玩笑,我跟朋友约在附近。

杨倩儿:哦,那你去忙吧。

陈中凯:已经忙完了。

杨倩儿:哦。

陈中凯:你呢,怎么还没走。

杨倩儿:我在等你啊。

两人相视一笑。

杨倩儿:这样吧,现在也到饭点了,我请你吃个饭吧。

陈中凯:不用了。

杨倩儿:反正我也有点饿了,就当陪陪我。

陈中凯看看她。

陈中凯:那好吧。

杨倩儿:嗯,走吧。

两人聊着出了后巷。

 

22. 酒店客房 日 内

杨义悄悄的走到一间房门门口,三急两慢的敲门,牛莉莉开门,把杨义拉进去。

 

23. 咖啡店 日 内

陈中凯和杨倩儿喝着咖啡,吃着点心,聊得很开心。旁边桌,阿信和阿思相对而坐。

阿思:明天我就回俄罗斯了。

阿信:可不可以不走。

阿思:你知道我不会留下来的。

阿信:我知道。

阿思:在一起五年了,你对案子比对我上心。

阿信:我马上就查完了。

阿思:那恭喜你,我先走了。

阿信拉住阿思的手,阿思回头看看他,挣脱手,离开,阿信呆坐一会,起身追出去。

阿信:等我两天,我跟你回俄罗斯。

阿思低下头,泪水流下来,回头。

阿思:算了,不要勉强自己。

阿思转身离开。

 

24. 酒店大门 夜 外

杨义神色紧张,要出门离开,陈中凯跟杨倩儿从咖啡厅出来,陈中凯送杨倩儿回家,在酒店门口遇到杨义。

杨义:你怎么在这?他是谁?

杨倩儿:不要你管。

杨义:你是我闺女,我不管谁管。

杨倩儿:你一天就知道你的生意。

杨义:你胡说,我杨义是那种贪财好利之辈吗?

杨倩儿:是,你就知道做你的生意,儿子都被你赶出家门,现在又要逼我嫁给王家的傻儿子,你对得起我娘吗?

杨义:王家有什么不好的?我可都是为你着想,你,你,你,真是要被你气死了。

杨倩儿:好,反正现在我也要嫁出去了,你一个人清静了吧。

杨义:你,你...

杨义气炸了,杨倩儿拉着陈中凯离开,杨义顺顺气,转身也离开。

 

25. 路边 夜 外

街对面,杨倩儿拉着陈中凯离开,杨义转身也离开,王冲坐在车后排,王策开着车。

王策:爸,我们在这等什么?

王冲:不等了,走吧。

王策开车离开,牛莉莉小心翼翼的出酒店门。

 

26. 王策卧室 夜 内

王策摸索着小心翼翼打开一个纸盒子,取出一件夜行衣,在身上比了比,好像有点小。

王策:奸商,不管了,先穿上看看。

王策穿上夜行衣,有模有样的,在房间里上蹿下跳,好不开心。

 

27. 后巷 夜 外

陈中凯带着阿俊和阿杰走进来,阿杰把一个布包递给陈中凯。

阿杰:阿全叫我带给你的。

陈中凯接过布包,从里面拿出一把枪,别在身后。

阿俊:干嘛拿枪?

陈中凯:以防万一。

他们一起出了后巷。

 

28. 杨雄出租屋 夜 内

杨雄带着阿猫阿福走出家门,阿龙大口抽着烟。

 

29. 杨义卧室 夜 内

杨义回到家,走进自己的房间,准备换衣服睡觉,突然,从自己裤子里掉出了一个东西。杨义迅速把它捡起来,准备找地方放。

杨义:这怎么会在这儿?

杨义在夜色里小声嘀咕着。边嘀咕边在博古架上摸索着,摸出来一个盒子,他迅速将地上捡的东西塞进了盒子,然后放到了床底下。接着,他爬上床准备睡觉。过了一会儿,杨义的呼噜声响了起来。这时,门打开,一个身影闪进房间。这个黑衣人就是王策,他跑到博古架旁边翻来翻去。

王策:到底在哪呢?我的亲妈啊,这能藏哪去?

杨义翻了个身,吓得王策立马趴在地上滚进了床底下。在床底下一不小心碰到了一个盒子。他高兴得动了动身子,准备出去。

王策:哈哈哈,落到我手里了吧。

王策刚要爬出床底,又有三个人跑进房间里面,王策继续缩到床底下,带头的,就是杨雄,他们到处翻找着东西。

阿猫:会在哪啊?

杨雄:我知道一个地方,我们去看看。

三个人一起来到杨义床边。

杨雄:我们先让我爸翻个身。

三个人开始用头发搔挠杨义的鼻子和耳朵,痒得他不停动弹,不一会儿就翻了身。

杨雄赶忙在枕头下面找到暗格,拿出了一个盒子。

阿福:拿到了,我们快走快走。

杨雄:好。

三人刚要出门,门突然又开了,杨雄一伙躲到暗处,陈中凯和阿俊走进房间,他们开始到处翻找东西。杨义身子动了一下,一群人急急忙忙蹲下,杨义又接着睡。陈中凯和阿俊又开始找东西,陈中凯现了天花板上有个盒子,叫阿俊跟他叠人梯,一番折腾,终于拿到盒子,两人试了试,都打不开。杨义醒了,看到他们,开始大声叫喊。

杨义:快来人啊,快来人!有小偷。

陈中凯拔出枪,阿福举起木棍,王策掏出刀,三个人拿着武器,对着杨义,枪响,木棍敲到人头的声音,刀穿进人体的声音,一场大战,几路人逃跑。

 

30. 王策卧室 夜 内

王策摸索着小心翼翼推开自己卧室门,进了房间,转头轻轻关上房门并反锁。王策背靠在房门上,重重呼了一口气,扯下脸上的黑布扔在的地上。

王策打开灯,一边揉着后脑勺,一边走到书桌边坐在。

王策:太险了,就捅一刀,应该不会死吧。

王策拿出刀,在自己肚子上比划比划。

王策:不管了,先看看秘籍。

王策放下刀,将藏在衣服里的盒子小心翼翼拿出来,仔细端详了一下。

王策:竟然藏在床底下,幸好我早去了一步,真是天助我也。

王策将盒子放到书桌上,伸手打开台灯,将盒子对着灯光,仔细研究盒子的构造。

王策:秘籍真的就在这里面?锁的这么严实。可是,这怎么开啊?

王策拿出手机,在网上搜索盒子的相关信息。对照着搜索出来的方式,王策一一在盒子上试了一遍,盒子依然没有打开。

听见门外传来父亲开门上厕所的声音。

王策赶忙关灯,将盒子慌乱藏在自己的床底下,翻身上床躺下。专注听外面的动静。

王策:到底应该怎么打开呢?不是一般的锁,也没有密码。算了,明天再想办法。

王策闭着眼在床上翻来覆去,突然,王策睁开眼,翻身下床开灯拿盒子,一气呵成。

王策:我真是死脑筋,直接撬开不就行了。

王策从书桌下拿出工具箱,就着台灯的光,开始撬盒子,眼见盒子开始松动了,王策脸上的笑容渐渐变大,激动地整个身子都在微微颤动了。

盒子开了,王策盯着盒子里的东西,脸色难看至极,整个人坐在书桌前呆愣了好一会儿。

王策:这这...这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王策气愤地将盒子一把扔在地上。

王策:变态!死变态!没想到啊!

王策整个人气愤地在屋子里来回走动,嘴里不停地骂着

王策:死变态,死变态。

突然,王策停下脚步,赶紧将盒子捡起来,放到书桌上。

王策嫌弃的拿工具将盒子里的东西挑了出来,扔出窗外。

王策(盯着空盒子):不对!不对!这一定是什么障眼法,这盒子里肯定还有其他机关。

王策翻来覆去将盒子从里到外细致的检查了一遍。

王策放下盒子靠在椅背上,重重呼出一口气。

 

31. 杨雄出租屋 夜 内

杨雄想要挣脱,被阿猫阿福押着进来。阿龙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一根烟,看到他们回来,很激动。

杨雄:龙哥,求求你,让我回去一趟,我看看我爸有事没事。

杨雄想要挣脱,被阿猫阿福押着。

阿龙:阿猫,什么意思?

阿猫:老大!你不知道,简直太惊险了,这秘籍可真是个宝啊!我们去的时候,竟然发现还有别人也想拿,又是刀,又是枪的。

阿龙:别废话了,秘籍呢?给我!

阿猫(踢了踢杨雄):老大,在这小子手里呢。

阿龙看看杨雄,阿龙吐出一个烟圈,一脚踹在杨雄肩上。

阿龙:咋的?不想交出来了。

杨雄紧紧抱着怀里的盒子,哆嗦着抬头看着阿龙。

杨雄:龙龙...龙哥,你你说话算话?我把这个给你,我们的账就一笔勾销了。

阿龙递了一个眼神给阿福。阿福点头,上前一步,直接从杨雄怀里将盒子抢了出来,递给阿龙。

阿猫:你废什么话,我们龙哥做事用得着你来问。

阿龙接过盒子一看,上面竟然是密码锁。

阿龙:密码多少?

阿福踢了杨雄一脚。

阿福:问你呢。

杨雄:我我...我不知道啊!

阿龙眼神微瞟,示意阿猫阿福给他点颜色看看,阿猫阿福开始撸袖子。

杨雄:等等等下,让我我想想。

阿猫阿福停下动作。

 

杨雄埋头苦想密码,废了好大的劲儿才想起杨义的生日。

杨雄:龙哥,要不试一试0924

阿龙输入号码,盒子没打开,阿猫阿福要打杨雄。

杨雄:等等,我再想想

阿龙默许,手里把玩着盒子。

杨雄把自己能记得的所有家人的生日都说了一遍,最后盒子还是没开。

阿龙的耐心渐渐被磨完了,整个人眼神阴郁。

阿龙:你耍我?

阿猫阿福两人上前分别给了杨雄两拳头,杨雄趴在地上。

杨雄:别别别打了,龙哥,我真的不知道我爹的密码啊?他老早就和我断绝关系了,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密码告诉我。我...

阿龙一把将盒子扔在杨雄身上。

阿龙:再给你1分钟。

杨雄哆嗦着将盒子拿在手里,额头上汗水大颗大颗往下落。杨雄手颤抖着在密码锁上一通乱按,都打不开。

阿猫:还有30秒!

阿福:20秒!10秒!

杨雄整个人已经慌乱的不知道该怎么输密码了。整个房间安静的能听见时钟滴答滴答的声音。

阿福又是一脚大力踹在杨雄身上,杨雄抱着盒子摔在地上,依然在慌乱的输这密码。

阿福:还有5秒!4!3!

杨雄:解!解开了!

阿猫上前一把将盒子抢过,递给阿龙。

阿龙愉悦的眯着眼将盒子打开,拿出盒子里的东西,阿龙小心的展开手中的红布,只见红布上写着一串生辰数字。阿龙顿时气愤的将手中红布揉成团扔在杨雄脸上。

阿龙(吼道):这上面的数字是什么意思?

杨雄哆嗦着展开红布,看见红布上的一串数字,杨雄呆愣住了,两只眼睛死死叮在红布上,一动也不动。

阿猫上前踢了踢杨雄。

杨雄顿时回过神来,抬头就看见阿龙阴狠的眼神,哆嗦了一下身子。

阿猫:说话!什么意思?

杨雄:这这..这 我只知道这这是我的生辰!别的,我啥也不知道了。

阿龙把手里的烟往地上一扔,愤怒地站起身,一脚踹向杨雄。吐了口痰。

阿龙:妈的,你他妈逗我呢?给老子往死里打!

阿猫阿福两人立即上前围着杨雄拳打脚踢。

出租屋里一片混乱,杨雄整个人被打的鼻青脸肿,蜷缩在出租屋角落里,身子不断哆嗦颤抖着。阿龙带着阿猫阿福,又将出租屋里的其他东西砸了个遍。

阿龙:杨雄!老子再给你两天,要是你再还不上钱,老子要了你的命!我们走!

阿猫:回去跟老板怎么说?

阿龙:回去,你还敢回去,买最快的火车票,我们今晚就走。

归于平静的出租屋里,杨雄哆嗦着打开自己手里一直紧捏的红布。

上面写着:1993年3月19日,午时,11点21分,癸酉年二月廿七午时。七杀格。早年运程波折,是非耗财,中年大有所展,见机会须珍惜。

看着红布,杨雄满是伤痕的脸上露出了傻笑,突然看见沙发边躺着的已经破碎的盒子和密码锁。杨雄颤巍巍的伸出已经痛的毫无知觉的手,将密码锁捡了起来。

杨雄看着密码锁上显示着的数字0319,杨雄傻笑着。

  

32. 后巷 夜 内

阿杰扶着陈中凯,阿俊拿着盒子,进后巷,阿俊气愤的把陈中凯推到墙上。

阿俊:不是说好了,只拿秘籍,现在是杀人,我们都要跟着你坐牢,你知不知道。

阿杰听到杀人也慌了。

阿杰:什么,杀了人。

陈中凯:杀父之仇,不可不报。

阿俊:你报你的仇,不要拉上我们啊。

陈中凯:人是我杀的,你们不用负责。

阿俊:谁会相信。

阿杰摇摇陈中凯。

阿杰:你们在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阿俊:他开枪,把那个老头杀了。

阿杰:我给你的枪?

陈中凯点点头,阿杰哈哈大笑。

阿俊:你吓傻啦,笑个屁,杀人了,要坐牢的。

阿杰收了笑。

阿杰:枪是假的。

阿俊:假的,我明明听到枪响了。

阿杰:来,把枪给我。

陈中凯掏出枪,递给阿杰,阿杰拿起枪,指着阿俊的头。

陈中凯:阿杰,别开玩笑。

阿杰:谁跟你开玩笑了。

陈中凯急忙把枪打到一边,阿杰开了两枪,阿俊吓得缩成一团,枪没响,是玩具枪。阿杰收起枪。

阿杰:我去找阿全拿东西,他给我的是把枪,把我吓坏了,我就没敢接,怕你骂我,我就去玩具店买了个假的。

阿俊看着他,又喜又气,陈中凯狠狠的给了阿杰一拳,阿杰被打倒在地,嘴角流血,陈中凯还要上前,阿俊栏住他,陈中凯给了阿俊一拳,陈中凯和阿俊扭打在一起。

阿杰:阿凯,够了。

陈中凯和阿俊慢慢平静下来。

阿俊:先打开盒子看看。

阿俊努力想打开盒子,可是都打不开。

阿杰接过盒子,将盒子翻转,盒子底部有一颗绿豆大小的按钮,阿杰手指轻轻一按,盒子开了。

陈中凯小心翼翼地捧出来一个本子,翻开,陈中凯埋着头翻本子,手上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陈中凯:一本日记?这他么是一本日记?你们不知道吗?

阿杰接过来看了看,的确是日记。

阿俊:可能拿错了。

阿杰:我们还是先送你去医院吧?秘籍的事,回头再找机会。

阿俊:那到底是谁开的枪,你这刀伤又是怎么回事?

陈中凯收起日记,扶着伤口,出了后巷。

陈中凯:我怎么知道,去医院问医生吧。

阿俊和阿杰扶着陈中凯出了后巷。

 

33. 杨义卧室 夜 内

工人打开灯,老周来到杨义床边,把他扶起来,摇了摇。

老周:老板,你没事吧?

杨义慢慢站起来,看看被翻的乱七八糟的卧室,急忙打开墙角的一个酒坛,看了看,又盖上。

杨义:没事,你们帮我收拾下屋里。

工人们帮忙收拾东西,杨义抱着坛子,坐在石阶上,黑暗处,王冲悄悄离开。床边有一个弹孔。

 

34. 酒店客房 夜 内

陈中凯开门,进卧室,打开日记,翻看起来,原来是杨倩儿的日记。

杨倩儿:今天家里来了个工人,家里都好几年没招工人了,听老周说,他是个外乡木匠,背井离乡的,挺不容易,正好家里缺个烧锅炉的,爸就收留了他。

 

闪白 (切入回忆画面)

 

35. 杨家客厅 日 内

陈中仁跟着老周进客厅,见到了坐在椅子上的杨义。

杨义:你就是阿仁吧?

陈中仁:杨老板,您知道我啊?

杨义:是啊,远近闻名的外乡木匠,你爸打的椅子,我家有好几个。

陈中仁:是吗?哈哈。

杨义:可是,我家并没有要专门找个木工,你咋自己找上门来了?

陈中仁:我爸年纪大了,腿脚不方便,木工活做不了了,可是我又一直没有工作,家里就快揭不开锅了,听说杨老板家大业大,我就希望能来您这讨碗饭吃。我什么都会做,做木工,端茶倒水,打理花草,我都会。

杨义:哦,这样吧,你离乡背井的,也不容易,我酒坊缺个烧火的老周,你就先去酒坊帮忙吧。

陈中仁:谢谢您,杨老板,谢谢。

杨义:嗯,老周,你带他去酒坊帮忙。

老周点点头,走过来帮陈中仁卸掉了身上背的工具箱和小板凳。

老周:走吧。

陈中仁:谢谢周大哥,我刚来啥都不知道,劳烦您了。

说完,陈中仁和老周一起走出了客厅,杨倩儿(15岁)在角落看着他们。

 

36. 杨家书房 夜 内

月光斜照进走廊,一个影子慢慢移进了客厅,吱呀一声,书房门被打开了。书房内,一个小的手电筒打开了,照亮了一小块区域,这个人正是陈中仁。他在房间里翻找着,又一个黑影进来,是杨倩儿,她跟着陈中仁,两个人一前一后,在屋里转,陈中仁一回头,撞到杨倩儿吓了一跳,拿电筒一照。

陈中仁:怎么是你?

杨倩儿:大叔,说好一起来的,你偷偷跑来,都不叫我。

陈中仁:我是怕有危险,我比你大不了几岁,不要老叫我大叔。

杨倩儿:好的,大叔。有什么危险的,这里我熟得很。

陈中仁:那你说,保险柜在哪呢?

杨倩儿:在那边,你跟着我。

杨倩儿走在陈中仁前面,二人走到保险柜附近站住了。

陈中仁:那接下来,嗯......

杨倩儿:接下来咋办?

陈中仁:当然是开保险柜啊。

杨倩儿:你知道密码吗?

陈中仁:我咋会知道,你知道吗?

杨倩儿:我不知道啊。

陈中仁:那,那咱来这干啥?

杨倩儿:我以为,你能撬开呢。

陈中仁:我是木工,又不是锁匠!

杨倩儿:你小声点!

二人互相捂住对方的嘴。

陈中仁:那你想想,书房还有没有其他地方,有可能藏着秘籍的。

杨倩儿:找找桌子上的抽屉吧。

二人把桌子上的抽屉都翻了一遍,没有结果。

陈中仁:这啥也没有哇。

杨倩儿:那找找书堆。

二人又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爬高爬低,把书架上的书翻了一遍,看遍了每个角落。

陈中仁:这也没有啊,走去看看别的地方。

杨倩儿:我想到了,那边屏风后面是客房,说是客房,可是客人来了,一般都安排大房间,这个客房,老板平时在书房看书累了,就直接在这边睡,那你说有没有可能......

陈中仁:走,我们快去屏风后面找找看。

二人悄悄走到了屏风后面,陈中仁踢到了床尾,疼得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蹲在了地上,手电筒也碰掉了。

陈中仁:哎哟!这是床吗?

杨倩儿:你小点声,站起来嘛。

陈中仁:你咋不告诉我这床离屏风这么近啊,白白多出来一个床是啥情况!

杨倩儿:哎呀我这不是没来得及告诉你嘛!

陈中仁在地上摸索着找手电筒。

陈中仁:手电筒跑哪去了?

杨倩儿:你小声点!你在地上摸摸看在哪。

陈中仁:这屋子没灯吗?

杨倩儿:开灯,不就被人发现了?

陈中仁:哎哟急死我了。要不这样,我们把保险柜抱走,回头再慢慢想怎么打开。

杨倩儿:可以啊,那你找你的手电筒吧,我坐这歇会儿。

杨倩儿抹黑坐了下去,却一下子弹跳起来,大声叫喊着。

杨倩儿:啊啊啊,妈啊,这是什么东西!

陈中仁一下子也惊叫起来。

陈中仁:啊啊,干啥干啥?你干啥?

灯突然亮了起来,杨倩儿和陈中仁二人一下子被刺到眼睛,慌忙捂住眼睛。随即定睛一看,床上正坐着杨义。

杨义:我说,你俩这干啥呢?

陈中仁:我,我们,您怎么在这儿啊,老板?

杨义:这是我家,我不在这能在哪?

门外跑进来许多工人,大家披着衣服就来了。

老周:老板,怎么了?发生啥事儿了?

杨义:我也想知道啥事情,我在这睡觉呢,被这俩混账东西给吵醒了。你俩说吧,跑这里来干啥,黑灯瞎火的来吓唬人吗?

陈中仁:我,我想来找点书看。

杨倩儿:对对对,我是带他来找书看的,不想惊动大家才没开灯,刚才手电筒又坏了。

杨义:是这样吗?那你们找啥书?

陈中仁:老板,我听倩儿姑娘说,您这儿有很多书,我就想让她带我来看看。

杨倩儿:这事儿不怪他,是我怂恿他来的。

杨义:你想带他来看书,白天来不行吗?我看你又是整天闲着没事儿干,找乐趣!

杨倩儿:您罚我吧,别罚陈叔叔,他是被我骗的。

杨义:你让我怎么说你好!读书读书,你都不好好读,还来带别人读,你自己很懂吗?

杨倩儿:我以后会好好读的。

杨义随手拿起一本书,递给杨倩儿。

杨义:你读!你今晚给我把它读完,读不完,不准睡觉,看你还敢不敢逞能,你就是整天太闲!马上回房间去。

老周带着杨倩儿回屋,陈中仁的头一直低着,一句话也不说。

杨义:阿仁,你说实话,你来找什么?

陈中仁:老板,我...

杨义:我是觉得你可怜,才让你到家里来帮忙,看来,你另有所图,我也不为难你,你走吧,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37. 杨义家门口 夜 外

陈中仁拿着行李,依依不舍的离开。

    

38. 杨家杨倩儿卧室 日 内

杨义来到杨倩儿的房间,杨倩儿看了一夜的书,累了就趴在书桌上睡着了,杨义看到杨倩儿手肘压着个摊开的日记本,他拿起来,翻开看看,里面写着杨倩儿和陈中仁每次见面的场景。杨义呆住了,他皱着眉头,深深叹了一口气。

杨义:这做的什么孽啊?

杨义正嘀咕着,杨倩儿醒来,杨义把日记本收到裤兜里。

杨倩儿:爸,你怎么在这儿?怎么了?

杨义:倩儿,是这样的,今天阿仁他爸过来,说老家有急事要处理,所以要和阿仁回去一阵子。

杨倩儿:啊?我怎么没听他说呢?

杨义:可能是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吧。

杨倩儿:不行,我要去问他。

杨倩儿奔跑出去,杨义看着女儿,没说话,眉头紧锁着。

 

闪白 (回忆结束)

 

39. 酒店客房 夜 内

陈中凯和上日记,看着天花板发呆。

 

40. 杨义卧室 日 内

阿信进门,杨义跟在后面。

阿信:丢什么东西没?

杨义:没丢。

阿信点点头,走到床边,先摆出陈中仁拔枪开枪的动作,慢慢走到另一边,摆出王策拔刀桶出的动作,转到另一边,摆出阿福举木棒敲下的动作,走到床边,看看弹孔,绕到床后,捡起一颗弹头,要出门,回头想了想,看看王冲站的位置,地上有脚印,阿信走过去,摆出王冲开枪的动作,想了想,感觉不对,再摆一遍,开枪时故意打歪。

 

41. 杨雄出租屋 日 内

杨雄蹲在角落,满脸是伤,手里紧紧捏着那块写着他生辰的红布,杨义进来。

老周:老板,就是这儿了。

杨义:行了,你回去吧!

老周嘴角动动,杨义冲他摆了摆手,老周沉默的转身离开了。杨义紧紧盯着杨雄,眼眶微微泛红,重重叹了一口气。杨雄余光扫到眼前似乎站了一个人,顺着停在面前的鞋往上看,杨雄瞳孔放大。

杨雄:爸,你没事吧,我...

杨雄起身拔腿就跑,杨义赶忙侧身拦住,杨雄挣扎,杨义上前一步紧紧将杨雄抱住。

杨雄:我我...我知道错了。

杨义:...回家吧!

杨雄:不,不,我不能回家。我...我...

杨义:都过去了...走吧!回家。

杨义扶着杨雄走出出租屋。

 

42. 王策卧室 日 内

一夜未睡的王策躺在床上,双眼看着天花板,心里的怒气久久不能平复。

王冲:策,怎么还没起床啊?开门!

王策翻身而起,理了理混乱的头发,走到门口,将房门打开。

王策:爸,你有什么事儿吗?

王冲:这么大个人了,还睡懒觉呢?进去说

王策侧身让开,王冲走进卧室。王策跟随在其后。

王冲:把门关上。

王策:哦

王策转身将房门关上。疑惑的看向王冲。

王冲坐在书桌旁的凳子上,示意王策也坐下。王策坐在王冲对面的床边。

王策:什么事儿啊?爸?你怎么神神秘秘的。

王冲:也没多大事儿。

王冲将手里的秘籍递给王策,王策疑惑的接过。

王策:这?这是?

王冲:你也知道,你哥对家里的生意毫无兴趣。这个家以后还得靠你。这么多年了,你的能力,我都看在眼里。

王策:爸,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王冲:听我说完。我老了,现在是有心无力了,这是我们家的传家宝,我现在就正式交给你了。

王策:爸!这,这就是传说中的秘籍?

王冲:对。

王策:真的有秘籍啊?

王冲笑笑没有说话,拍了拍王策的肩膀。

王策看着秘籍,看着父亲饱含信任的眼神,嘴角动动,想说什么又没说。

王冲:以后,家里的生意就交给你们年轻人了。

王策伸手要翻开秘籍,又顿住,扭头看向父亲的背影。

王策:爸!我想自己做,这个您还是留着吧。

王策把秘籍递给王冲,王冲欣慰笑笑,拿过秘籍,转身大步出了房间。

 

43. 王家花园 日 外

王冲走在花园里,一扬手,把秘籍扔出墙外,低头看见墙角落里,一条彩色的内裤,王冲捡起来一看,把内裤拿着走出花园。

 

44. 牛莉莉卧室 日 内

牛莉莉还躺在床上睡觉,王冲走进房间,惊醒了牛莉莉。

牛莉莉:几点了?这是?

王冲:不早了。

牛莉莉躺在被窝里伸懒腰。

王冲:夫人,这内裤是你的吗?

牛莉莉:啊?

牛莉莉赶紧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发现自己穿的是杨义的内裤。

牛莉莉:这,我我也不知道啊!好久没穿过它了。

王冲:啊什么呀?掉到花园里了。

牛莉莉:这,呃...可能是被猫儿叼走了吧?

王冲:猫儿?咱家哪儿来的猫儿啊?

牛莉莉:不就一条内裤嘛!哎呀!这大清早的,别这儿大惊小怪了!我还困着呢。

王冲:你...我...这...那你还要吗?不要的话,我就直接扔了啊。

牛莉莉:不要了,不要了,扔了吧!你先出去,我还想再睡会儿呢。

王冲点点头,转身出门了。

牛莉莉看着房门关上,重重呼出一口气。赶紧起床换内裤,将自己收拾好。

 

45. 王家客厅 日 内

阿信进来,王冲请他坐下。

王冲:请坐。

阿信:昨天,杨老板家进贼了,你知道吧?

王冲:听说了。

阿信:那,走吧?

王冲看看阿信,点点头。

王冲:我去拿件外套。

阿信点点头,王冲拿了外套,跟着阿信,要出门,王冲掏出枪,阿信察觉,回头,王冲开枪,阿信倒地,有人叫他。

王冲:请坐。

阿战站在王冲开枪的位置,回过神来,看看王冲,坐下。

 

回忆

 

46. 王家客厅 夜 内

几个黑夜人进来。

王冲:秘籍呢?

手下:失手了。

王冲:怎么回事?

手下:有另外的人也在找,我们还没下手,杨义醒了,我们就先撤了。

王冲:还有人?让他得手了?

手下:不知道。

王冲:宁枉勿纵。

手下:明白。

黑衣人离开。

 

47. 杨家杨义卧室 夜 内

王冲暗处开枪要杀杨义,犹豫了一下,打偏了。

 

48. 水库边 日 外

杨倩儿和陈中凯坐在岸边,陈中凯把日记递给杨倩儿,杨倩儿接过,看了看。

杨倩儿:怎么在你这?

陈中凯笑了笑。

陈中凯:他就是你说的那个朋友?

杨倩儿:是啊。

陈中凯:其实...

杨倩儿打断他。

杨倩儿:其实我都忘得差不多了,(带着哭腔)你又回来干什么?

陈中凯:倩儿,我...

杨倩儿(带着哭腔):我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只想跟你好好在一起。

陈中凯:倩儿,我对不起你。

杨倩儿(带着哭腔):没有什么对不对得起的,我没有后悔过,你呢?

陈中凯:我不知道。

杨倩儿和陈中凯静静的坐在岸边,陈中凯站起来,离开。

 

49. 王家门外 日 外

阿龙带着阿猫阿福,拿着包裹,去赶火车,阿龙被王冲扔出来的秘籍砸到头,阿猫捡起来,阿龙抬头看看高墙。

阿龙:什么素质啊?

阿猫把秘籍递给阿龙。

阿福:这是啥玩意儿?

阿猫:天酿秘籍?

阿龙:闪开,凑这么近干啥?

阿猫阿福同时散开,阿龙翻开秘籍,手越翻越快,三两下就将秘籍翻完。一把将秘籍扔向路中央。

阿龙:一个烂本本,快走,火车要开了。

本子滚到路中央,人来人往的,秘籍被踢来踢去,一个小朋友捡起来,翻开背面,漏出建议零售价5元字样,小孩拿着秘籍,消失在人群中。

(全剧完)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246www.tvh24.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246246频道www.tvh24.com/Screenplay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246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246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246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246(tvh24.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