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原创白小姐开奖结果大赛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246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白小姐开奖结果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tvh24.com
代写年会白小姐开奖结果
重点推荐剧本
党庆国庆演出党员先进性题材小品
安全出行宣传搞笑白小姐开奖结果《车站
建筑安全相关搞笑白小姐开奖结果《共同
创业青春励志白小姐开奖结果(致富经)
在外打工的年轻人回到家乡参与建
银行安全爆笑白小姐开奖结果《安全防范
专业代写白小姐开奖结果
代写白小姐开奖结果
重点推荐白小姐开奖结果
银行安全爆笑白小姐开奖结果《安 5-30
史上最搞笑的白小姐开奖结果《抢 5-29
最适合机关事业单位人员表 5-28
养生方面的小品,改变观念的 5-27
医患关系超感人正能量小品 5-25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音乐剧剧 5-24
最新爆笑军人部队八一建军 5-23
最新关于父亲节的白小姐开奖结果 5-22
禁止滥办酒席的小品,滥办酒 5-14
一个充爱心满正能量的小品 5-13
银行营销案例情景剧,银行产 5-11
最新最感人的母亲节小品剧 5-9
农历五月初五端午节喜剧小 5-8
有关学校后勤的情景剧剧本 5-5
医院感人舞台情景剧表演剧 4-24
宣传银行的白小姐开奖结果,银行营 4-21
乡镇扶贫办主任扶贫干部小 4-18
有关校园不良现象的小品剧 4-17
适合银行行庆快板词,适合银 4-16
学校校园后勤音乐剧剧本《 4-16
搞笑校园白小姐开奖结果,校园搞笑 4-15
婆媳之间小品台词,婆媳关系 4-13
7月7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 4-10
与建党建国有关的小品(老享 4-8
6月26日国际禁毒日白小姐开奖结果 4-4
校园欺凌相关白小姐开奖结果,拒绝 4-3
校园欺凌小品,校园欺凌小品 4-3
党员干部救灾感人音乐剧剧 4-2
6月25日全国土地日白小姐开奖结果 4-1
寺院寺庙小品,祈福消灾法会 3-30
您当前位置:246 > 246 > 农村246 > 《宋小强对的夏天》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246-农村246   会员:一路春色一路景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9/5/26 9:39:22     最新修改:2019/5/27 9:59:50     来源:246www.tvh24.com 
《宋小强对的夏天》
作者:柳涛
246246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246、微246。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宋小强的夏天

 

淡入:

1、日,外/内,盘山公路

    外。

    山区风景如画。

俯瞰:一辆黑色的轿车在盘山公路上疾驰。

轿车时而驶入葱茏的树丛中,时而显露出来。

 

内。

轿车内坐着三人。

宋局长,男,五十多岁,头发苍白,端坐在后排。

李主任,男,四十多岁,戴着一副眼镜,穿着得体,坐在副驾驶座位上。

李主任回过头来,看着宋局长。

李主任:宋局长,不是我们不努力,信访办的同志先后查阅了当时乡政府、乡民政的很多原始资料,只在一本当年学校上报的教师花名册上,发现了周老师的名字,但备注栏里也仅仅只有“已退”两个字,周老师到底是自愿辞职,还是因为违法违纪被处理辞退的?这些情况咱们一概不知,所以……

司机小刘,男,二十多岁,一边开车,一遍插上了话。

小刘:这周老师可是当地远近闻名的养牛大户,年收入过千万,也真是的,不就是每月几十块钱的政府补贴吗?

宋局长:这不是几个钱的问题……,在他,事关一个老教师的荣誉和尊严,拿到我们身上,事关党和政府对咱们广大民办离职教师的关怀能否落实到位的问题……(头一仰,继续)周老师可曾经是我的同事,我了解他的为人,往事不堪回首啊……

办公室李主任吃惊地看着宋局长。

 

2、日,外,山路上

轿车缓缓停下来。

宋局长、李主任下车,走到路边,凝视着这深邃葱茏的大山。

 

【远景】蜿蜒的大山起伏连绵,一片葱绿。

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从脚下延伸开出,时隐时现,一直通向大山的深处。

 

特写:宋局长脸上复杂的表情。

 

宋局长(自言自语地)三十多年了,(回味无穷的样子)我报到的那一天,正是一个夏天……

 

推出片名:

宋小强的夏天

 

3、日,外,山路上。

山路崎岖坎坷。

 

杨文化,男,六十多岁,穿着简朴,一脸的慈祥,背着一个背篓,背篓里竖着一卷高高的被褥,身体轻松地往前走着。

杨文化回过头来,看看落在身后宋小强,嘿嘿地笑着。

宋小强,男,十八九岁,缠着一件印有XX师范学校的校服,手里提着一个大的网兜,里面装满了脸盆、牙缸等洗漱用品,正气喘吁吁走着。

 

杨文化:(善意地)咋了?腿发软,头发晕,脚后跟连着脖颈根儿吧……呵呵呵,刚才一下公交进了大山,我看你就像一头撒欢儿小毛驴儿,这会儿,蹶子都尥不起来了吧?

宋小强停下,用手擦一把脸上、脖子上的汗水,气喘吁吁地苦笑了一下。

杨文化:年轻人,慢慢来,悠着点儿,我敢打包票,不出一年,你就是一头山里来去自由的小毛驴啦,(和蔼地)习惯了就好了。

 

远处传来女孩子(李文革)“咯咯咯”银铃般的笑声。

 

杨文化:(昂起脖子,对着远处,大声喊着)老杜——老杜——

宋小强疑惑地看看杨文化,再看看山上。

 

山坡上走下来一男一女和一头毛驴。

 

李文革,女,十八九岁,一个清秀羞涩的女孩子,正牵着一头头上插满鲜花的毛驴,羞羞答答地走来。

老杜,男,五十多岁,黝黑,身穿一套洗得发白了的中山服,跟在毛驴后边。

 

李文革顿一下毛驴缰绳,李文革和毛驴站住。

老杜气喘吁吁地从后面赶过来。

李文革:(羞涩地)杨代表……。

杨文化:咋还代表?还是叫叔好,嘿嘿,等过了门再叫?也行!

杨文化:(看一下毛驴,然后再对着老杜)你小子,进货呢?偷着呢?(嘿嘿一下,看着李文革)看把个毛驴儿打扮得,像是新郎官儿似地。

李文革咪咪一笑,低下头去,不再说话。

 

杨文化:(对着老杜),咋了?去进货也不说一声,这个光儿也沾不得?害我当了大半天毛驴!

老杜走上前来。

老杜看看杨文化,再看看宋小强。

老杜:(疑惑地)杨代表啊,你这……

杨文化回头望一下宋小强,回过头来。

杨文化:(对着李文革和老杜,呵呵一笑)来来来,忘了,给大家沉重介绍一下,(指着宋小强)小宋老师!新来的!师范刚毕业的高材生。

李文革先是咪咪笑了一下,害羞地看了一眼宋小强。

李文革发现宋小强也在看自己,羞红了脸,低下头去。

老杜疑惑地看着杨文化。

老杜:杨文化没文化,咋还沉重起来了呢?

杨文化:(哈哈一下)对对对,隆重隆重,(佯装生气地)咋?笑话俺文化咋地?这回是真滴!(趾高气昂地)俺跑了一个春天,出功夫天天粘着刘助理刘呵呵,说要是这次再不答应给我派个年轻的老师来,我和他同吃同睡寸步不离,呵呵呵……嘿嘿,硬馍也怕开水泡,这不,我总算了了这块心事儿。

老杜礼貌地看看宋小强,憨厚地笑一下。

老杜看看杨文化,再对着宋小强。

老杜:别看咱杨代表斗大的字儿识不了三升,本事可通天哩。

杨文化:(对着老杜)学校里没伙房,商议了,以后你那里的小灶上添个吃饭的,你多费点事儿,村上适当给你们灶上伙食补贴……(郑重地)也给你老杜适当补助。

老杜:(身一仰,双手一摊)看看,又说两家话了吧?也就是多舀瓢水多撒把米的事儿,我……呵呵呵……我咋好意思呢?

杨文化:(摆摆手)定了。

 

老杜和李文革牵着毛驴走过杨文化和宋小强的身边。

 

特写:

李文革走到宋小强的身边,脸色通红,低头疾步快过。

 

杨文化猛地想起了什么,对着已经走过的老杜和李文革。

杨文化:老杜,文革,两件事,今天晚上宋老师先不过去吃,我请客接风,欢迎你们来陪客……再,新老师来,大喜事,我找县上电影队的王小队长,要了场电影,明天晚上,学校小操场,老地方!

老杜:(高兴地)好咧!

 

4、日,外,汉军营希望小学

村西,一所崭新的小学。

校牌上写着:汉军营希望小学。

 

轿车缓缓而来,停下。

宋局长和李主任走下车,来到校门前,站着,打量着这座新建的学校。

 

校园的大喇叭上先是响起了几声《学习雷锋好榜样》的歌曲声。

歌声戛然而止,然后有人对着话筒吹了几下。

特写:大喇叭。

【OS】女教师:同学们,接中心小学通知,今天上午,县教育局的宋局长要来我们学校检查指导工作,等一会儿,呃……说不准马上就到,乡里领导、乡中心小学的领导还要陪同过来,请各班级注意纪律,注意影响,做好准备……,(加重语气)呃,三年级花束队的同学准备好了,马上到操场集合,先演练一下……

特写:宋局长皱一下眉头。

 

宋局长回到车上,李主任也跟着上了车。

车缓缓地离开了。

 

5、日,内,车上

宋局长:(神情严肃地)谁通知的?(咳嗽一声,生气地,继续)咱这次来,就是要摸一摸周老师的情况,做一做周老师的工作,也顺便看看我曾经工作过的老地方和老同事们,怎么又是花束队又是领导陪同的?(一字一顿地)咱是来干工作的,又不是乾隆南巡,图个啥排场?咋……怎么这么隆重?

李主任尴尬地回过头来,胆怯地看着宋局长。

李主任:我只是让办公室的小王电话通知了一下中心小学,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兴师动众,又往乡里汇报了。

宋局长:(叹一口气,无奈地)多亏今天早上早走了一点儿,再晚一步,不知要闹出怎么大的动静来……

李主任尴尬地苦笑着。

 

宋局长气愤地样子,没有再说话,陷入了沉思。

 

6、日,外/内,汉军营小学

外。

学校坐落在一所小山前。

 

杨文化背着背篓,领着宋小强来到了学校门前。

校牌上的字儿已经斑驳脱落,依稀能够认出用黑墨描着几个蹩脚的大字:汉军营小学。

学校后面是一个旧的祠堂,祠堂前的几座平房是后期加盖了的,却也都破烂不堪。

 

内。

办公室内一片昏暗。

墙上用红油漆描着“抓革命促生产”的一道标语,有的地方也已经脱落褪色。

靠门的一张简陋的办公桌上,放着几把暖瓶、一个锅子和几十包学生的午饭。

 

杨文化和宋小强进来。

王淑霞,女,三十多岁的样子,留着齐耳短发,笑嘻嘻地迎上前来。

 

宋小强疑惑地看着桌子上的饭包。

王淑霞:(苦笑一下)都是周边村庄学生的,(略一迟钝,继续)孩子小,远的有十几里山路,所以他们中午就带饭,学校老师帮忙给熥一下。

 

王淑霞忙对着其他的几位老师。

王淑霞:给老师们介绍一下,这是咱们新分配来小宋老师,大家欢迎!

屋里响起噼里啪啦的几声鼓掌声。

王淑霞:(对着杨文化,讨好地)杨代表,您我就不用介绍了。

杨文化:南屋北屋的,就差一个锅摸勺子了,介绍个球?

杨文化一遍说着,一遍放下背篓。

王淑霞:(对着宋小强)小宋老师,我给你介绍一下这里的几个老师……

王福生,男,五十多岁,憨厚木讷的样子,局促地站在那里。

谢金娜,女,三十二岁,笑嘻嘻地看着宋小强。

谢金娜:还介绍个啥?来了个小宋老师,咱学校总共六个老师,不用十分钟,保准大家都熟悉了。

 

大家呵呵一笑。

 

7、日,内,代销点。

李文革站在柜台里面,为一个村民打着酱油。

 

几个村民站在室内,议论着。

村民甲:听说这次来的老师可不一般,人家是正规师范学校的优秀毕业生,科班出身!

村民乙:就怕咱庙小留不住大神,这么多年了,咱小学就没个带公字儿的在这儿正经待过,(抽抽鼻子,继续)来了,好是好,就怕住不了个三五日,说不定又是一个来落脚的。

众人一阵数落。

村民丙:呸呸呸,这回儿可别乌鸦嘴!

村民甲:咱好生生地待人家,怎会留不住?(趾高气昂地)别看咱汉军营村现在不起眼,可打咱上辈的上辈子起,咱跟其他村就不是一个档儿,(看大家一眼)咋?不信?大汉军队曾经在这里屯过军,国民党的时候,国民政府的乡公所就按在咱村……(看看周围村民,继续)喏,现在,周边一旮旯子十几个村,还就咱村有供销社代销点,他们买东西还得到咱村,拿句时髦的话说,咱可是周边是几个村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对着李文革,一笑)文革姑娘,对不?

李文革一边给妇女找零,一边低头眯眯笑着。

村民们没有了声音。

村民甲:(高声地)现在恢复高考了,大家都知道知识重要、学习重要了,中央领导也早就知道,总不能光顾着上边达官贵人,不顾下面咱这些黎民百姓!(对着村民乙)我跟你打个赌,要是新来的老师在咱村住足了一年,我就在这儿,(手指着地,信誓旦旦地)在这儿,打两斤烧酒让大家喝,如果呆了两年,我还是两斤烧酒,再外加半个三根大火腿!

大家一阵起哄。

李文革也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店门口,光线耀眼,一片朦胧。

一个影子走了进来。

村民乙:(自言自语地咕哝着)谁呀?

大家突然不说话了,齐刷刷地看着影子。

 

宋小强尴尬地走到柜台,望着里面的文具。

李文革尴尬地站在一边, 看一眼宋小强,赶紧低下头,手足无措的样子。

宋小强:有没有塑料皮儿的笔记本?

李文革害羞地摇摇头。

李文革:现在没有,乡里供销社里有,(咳嗽一声)这里有也买得少,所以也没进货。

 

8、日,外,电影场地

学校门前的操场上,两辆手推车停在场地中央,上面装载着电影器材。

放映队王队长,男,四十多岁 ,胡子拉碴地不修边幅,正在抖动着脚底下的几根电线。

放映员小刘,男,二十多岁,愣头小伙子,正吃力地用洛阳铲挖着竖木杆子的坑。两根粗壮的木杆子躺在脚下。

 

几个小孩子正在场地打闹。

 

特写:场地中间,用滑石或柴木划下一块块“领地”。

   

杨文化走过来,用脚趋了趋原来的方框,用后脚跟儿在地上拖着画了一个大方框,从地上拿起一根木棒,在地上嗤嗤画上几个圆圈儿。

杨文化:(抬头对着孩子和家长)听好了,我划了圈儿的,就是大队盖了章儿的,今晚上有新来的老师来,谁也不准进这个公家的圈圈儿……。

 

远处的几个家长点头应和着:嗯呐嗯呐。

 

9、晚,外,放映场地

电影场地人山人海。

小汽油发电机在场边响着。

 

银幕刺眼地悬挂在空中。

风吹着,银幕的一面而凹进去,一面儿鼓起了一个大包。

放映员王队长和小刘正在放映机两边儿忙活着。

 

三苗子,男,二十多岁,站在放映机前的地方,不停地对外挥着手。

李文革挤过人群,走了过去。

三苗子又挥起了手,对着站在场外的宋小强。

三苗子:宋老师——宋老师——!

宋小强挤了过去,在三苗子身边另一张空的凳子上坐下。三苗子坐在两个人的中间。

 

刘呵呵,男,五十多岁,矮胖,秃顶,正在杨文化的陪同下,坐在放映机前。

刘呵呵低头看了一眼宋小强,再看一眼李文革,然后朝杨文化点点头,呵呵一笑。

刘呵呵:(故意地,看看杨文化)宋老师到了?

杨文化:(对着宋小强,点头示意一下)那不?到了。

刘呵呵站起来,挤到放映机前。

银幕前的高音喇叭“呼呼呼”地吹了几下。

 

特写:人山人海的电影场地。

 

场地安静下来。

【画外音】

刘呵呵:我说那个……那个社员同志们呢,安静了啊,(吹一吹话筒)我说——我说啊,今天,我们汉军营村小学来了一位新老师,嗯,新老师,这老师……哎呀,了不得,不得了,大学刚毕业,才华忒出众,管理学校的代表杨文化缠了我一个春天,(看一眼杨文化)嘿嘿,这老东西,老赖皮,在我家吃了忒多的饭,这还不算,晚上十点多了,我老婆都铺被窝儿准备睡觉了,他还不走,还坐到我家的床边儿上,也不理我,和我老婆东拉西扯拉家常,(看一眼杨文化,继续)这不?这老东西,硬给他缠来了,这回儿如意了!

杨文化呵呵笑着,得意的样子。

刘呵呵:(咳嗽一声,继续)今天晚上,这场电影就是为新老师的来到安排的。

 

特写:三苗子坐在椅子上,凑一凑,故意紧挨着李文革。

李文革低下头,偷偷看一眼宋小强。

宋小强听着讲话,激动的面庞。

 

刘呵呵:我说了,大家今天是沾人家小宋老师的光了,(弯腰看一下周围的观众,直起腰来,继续)嗯嗯,今天杨代表邀请我来说两句话,我就说这两句,等我把这话说完了,我还得赶紧赶回乡政府去,政府的三轮摩托还场子边儿上等着拉我回去开会呢。

刘呵呵“呵呵”笑着放下话筒,挤着人群,钻了出去。

 

放映机前的电灯灭了。

银幕一下子明亮起来。

音乐响起来。

八一电影厂的厂徽在银幕上闪闪发光。

 

场地一阵小混乱。

老妇女观众的声音:别挤别挤,挤个球?我的鞋,我的鞋!

观众的声音渐渐地被电影的枪炮声掩盖了。

 

宋小强外头看看李文革,李文革目不斜视地看着银幕。

宋小强抬头看着银幕,李文革又微微外头看一眼宋小强。

二人目光相对,又各自羞涩地转过去。

 

10、日,外/内,周老师奶牛场

    外。

    养殖场的大门是五十年代建设的,拱形门楣,粗壮的门垛。拱形门上,一副巨大的奶牛写真鲜艳夺目,门边悬挂了一块烫金醒目的大牌子:周老师奶牛场。

破败不堪的旧校舍和崭新的瓦房相互映衬,一股沧桑感和现代化的气息交织在一起。

 

老周,男,七十多岁,一脸沧桑,激动地站在门前迎接。

 

轿车缓缓驶来。

宋局长和李主任下车。

老周疾步跑了过来。

老周紧紧地拉住宋局长的双手,一脸的感激。

老周:宋局长,不不不,我觉得还是叫小宋老师好。

 

内。

养殖场内一派现代化的气息。

现代化的养殖机械。

一头头肥硕的奶牛站在牛舍里悠闲地甩着尾巴。

 

宋局长、李主任和老周走过牛舍。

老周:(一边走着,一边解释)还记得咱学校的样子吧?

宋局长:(激动地点着头)记得记得。

老周:(继续)前些年建希望小学的时候,本计划拆掉原地重建,可村民们因为学校里曾经有过村上旧祠堂,尽管用他做了教室,拆了也犯忌讳,说什么也不同意,(一笑)我就买了,做了我的奶牛场。

宋局长:(感慨地)还有老样子。

老周:有有有,大门还是原来的大门,原来的教室只是做了改造,基本还是原来的样子(指一指西边)喏,咱们的办公室,简单一收拾,就是我的办公室啦,(苦笑一下)我……我对这里有感情,我也不同意拆,就是买了我也不拆。

宋局长动情地看着老周。

老周:以前为了几个钱儿,我没白没黑地赶牛,想在想想,觉得自己天天在作孽,赶来的牛大多数都杀了,唉——(一笑)这回儿,我养奶牛,好生伺候他们,喂好草料,牛奶的质量好,这也算是积点德,抵抵以前的罪过。

李主任:(忙上前,对着宋局长)周老师每年上交国家利税几百多万,还是县里的劳模呢。

老周不好意思地朝李主任笑笑。

老周:(回过头来,对着宋局长)小宋老师,我也不是过去了,我知道你来是为了什么……说实话,我不缺那每月一二百元的补贴,我就是顺不过这口气儿来……

宋局长抬头看看老周。

老周一脸的苦楚。

 

11、日,外/内,汉军营小学

外。

校园里疏朗的读书声。

 

王淑霞领着宋小强沿着教室往前走着。

 

六年级教室里,先是从窗户里弹出一个脑袋来,一下子又缩了回去,接着传出一声尖叫:校长来了!

脑袋又一闪,接着又一声尖叫:还有个小哥哥!

教室里一阵笑声.

 

内。

王淑霞和宋小强走进了六年级教室。

教室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王淑霞:(看一眼宋小强)这是周老师的班级……周老师家庭条件不好,老婆常年有病,家务事自然就多一些,(叹口气)也是没有法子事儿,咱不照顾谁照顾?(笑眯眯地看一眼宋小强)你先带几天,周老师回来就交给他,这一阵子,他请假你就先顶上。

宋小强点点头。

王淑霞指点了班里几个孩子。

王淑霞:(对着学生,放大声音)老师昨天不是已经不找了作业?咋现在还没安静下了?(用指点着学生)你……你……,你们这几个刺儿头捣蛋鬼,老师记着呢!(转过头来,对着宋小强一笑)就这么一两个刺儿头,不过就是调皮些,没啥其他的毛病,品德还好,你调理着使唤就是了。

 

外。

王淑霞和宋小强走出了教室,教室里传出来一阵开心的笑声。

 

王淑霞领着宋小强走到了另一个教室。

特写:教室门门边挂着两块牌子,一面块上用毛笔写着一年级,一块上用毛笔写着二年级。

 

    内。

王淑霞和宋小强走进了教室。

 

特写:教室里一大一小两群孩子分两边坐在教室两边。

      学生们惊奇的样子。

 

谢金娜放下手里的粉笔,迎过来。

王淑霞:(对着宋小强)谢老师是咱们学校高材生,高中毕业,又在北京哥哥那里看了好几年孩子,北京话数她好,(迟疑一下)没法子,低年级她带最合适。

 

谢金娜对着王淑霞和宋小强笑一笑,拿起讲桌上的闹钟看了一眼。

王淑霞出去。

 

外。

王淑霞拿着小锤,一下一下地敲着一个挂在木桩上的钢磨头。

“当当当”,声音清脆,在校园里回响。

 

校园里一下子冲出去一些学生,热闹起来。

 

12、日,外,校园

田蛙,男,十二岁,黝黑,调皮的样子。

春牛,男,十多岁,健壮,憨厚的样子。

田娃和春牛等几个男孩子正在玩着掷沙包的游戏,一个个很投入兴奋的样子。

 

百灵,女,十多岁,身穿一件花衣,百灵头上的辫子一扇一扇地

蝈蝈,女,十多岁,穿着一件时髦的花衣,头上竖起大队小辫儿,扎着一个蝴蝶结。

百灵和蝈蝈等一群孩子在一起跳着皮筋。

女孩子们口里喊着清脆的号子:

你拍一,我拍一,语文数学考第一

你拍二,我拍二,笨蛋才会考第二……

 

孩子们的声音格外嘹亮。

 

13、日,内,办公室内

宋小强走进办公室,只有谢金娜老师一个人在。她一边往暖瓶里灌水,一边哼着小曲儿。

 

特写:墙上的老式挂钟当当当地敲了十下。

 

谢金娜:(苦笑一下)校长去乡里开会了,周老师今天又请假了,苗子一个人看两个班级,乡下孩子野,不敢离开眼儿,不敢回来,王福生扭伤脚了,还是学生扶着去的教室,办公室就剩咱俩了。

 

宋小强笑着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

特写:一张黝黑的檀木桌子,桌子黝黑里泛着红色。桌面上还有卯榫断过的痕迹,好像缺失了一部分。

 

宋小强好奇地看着。

 

【OS】谢金娜:你来之前,我和淑霞、苗子一起刚给你抬回来收拾的,大队早上还专门派人来嘱咐说,要咱好好保存,(笑一笑,继续)看着不一样吧?当年乡公所所长小老婆用的梳妆台,经历了战乱、解放、文化大革命破四旧,只是把桌子面上梳妆打扮的那些花花台台给砸掉了,其他还算好,前些年,杨文化顶着血脑袋给藏下来的,(嘿嘿一笑)要不是你来,他谁也不让动。

 

宋小强感激地点点头。

 

门外传来一声“报告”声。

 

田蛙站在门口刚要迈步进来,看见了宋小强,又把脚缩了回去。

谢金娜:进来。

谢金娜的那句进来还没说完,田蛙已经站在门里,把桌子上的饭包一个一个地抱在怀里。

谢金娜:(对着田娃)把灶上的锅里多添点儿水,用灶边儿的软草引着了火,最后放三块大的木头。

田蛙:老师放心,我在家里常这么做。

田蛙出去。

 

谢金娜抬头看看表,忙走了出去。

 

校园的钟声响起来。

宋小强看看外面。

 

校园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几只鸟雀迫不及待地飞下来,在地上啄食着。

前排一个歪斜的烟囱冒起了白烟儿。

 

14、日,内,代销点伙房

一件阴暗潮湿的小房间,摆放着一张小饭桌。桌子上已经放了两个菜,和几双碗筷。

宋小强拘谨地坐在饭桌前。

套间的厨房里,油锅滋滋啦啦地响着。

 

【OA】老杜:今天咱杜氏供销大酒店算是正式开张啦。

李文革:(咯咯咯地笑着)你就自吹吧!

【OA】老杜:咋了?咱两个人的时候就是个饭馆级别,如今咱三个人了……(嘿嘿一笑)我老杜掌勺,杜氏大酒店也对吧。

李文革:(嬉笑着)咋还都市呢,哪来的大都市?

{【OA】老杜:哦,是杜氏,我老杜是大厨,总经理,没过分吧?

李文革:(咯咯咯地笑着)这么说么,还有点道理,我还当是大都市的那个都市呢。

老杜:(伸出头来)小尚老师,我说的有道理吧?

 

李文革出来。

老杜端着菜也出来。

三人坐下。

 

老杜猛地想起了什么,一拍退,唠叨着,起身离开。

 

李文革拘谨地看一下宋小强,脸红起来,咪咪一笑,低下头去。

宋小强也拘谨地坐着。

李文革:(小声地)老杜好喝,一准儿拿酒去了。

 

老杜走回来,用勺舀着半勺酒,坐下,一边往三个小碗里倒,一边说话。

老杜:前天山后的酒鬼李三口来找我毛病,问咱的酒咋忽然劲儿大了,前天晚上也是喝了三大口儿,和以前的一样多,咋醉了半夜还醒不了?(一边倒酒,继续)我告诉他,以前的是地瓜干子酒,劲儿小,这次是苞米酿的,粮食好,自然劲儿就大!

 

宋小强看着斟上了酒的酒碗,推了推。

宋小强:叔,我……我……我真不会,(摇头)没喝过。

老杜:(倔强地)没喝过又不是不能喝,来来来,喝点试试,破坏性试验过了,你叔我才数了。

老杜端起酒碗,滋地一声,美美地喝了一口。

老杜的脸立刻朦胧起来。

老杜:(对着宋小强)咱卖什么不缺什么,卖酒的还能缺着酒喝?(眯着眼)老供销了,诀窍多着很呢……(推了一下碗)凡是总得有个开头,喝喝喝。

宋小强抬眼看看李文革。

李文革端起碗,一仰脖子喝了一大口,脸上红润起来。

宋小强端起碗,“咕咚咕咚”一下子喝了半碗。

老杜眯着眼,不怀好意地笑起来。

老杜:喝了就好,喝了就好,这不,大家谁也不用拘束了。

三个人开心地笑在了一起。

 

【OS】这是一个令人飘飘欲仙的夜晚。这一晚,两个年轻人说了很多。李文革告诉宋小强,自打有这个代销点,老杜就在这里,老临时工,负责这里的做饭,看门,帮着进货,打杂儿,偶尔人员紧张的时候,乡供销社还抽调去乡总店里帮忙。

 

15、日,外/内,汉军营小学

    外。

校园静悄悄的。

一个迟到孩子,在家长的拖曳下,哭啼啼地被拖进了学校。

 

办公室内。

周老师,男,四十岁,衣着朴素,手里夹着一根粗大的纸卷旱烟,旱烟冒着青烟,不时散落着红红的烟灰儿。

田蛙站在谢金娜的一边。

周老师:(对着宋小强)小宋老师,这两天多亏你了。

宋小强尴尬地一笑,没说话。

谢金娜:(笑着,对着宋小强)第一次见面吧,这就是周老师。

宋小强:(怯怯地)周老师好。

 

周老师点头,又转过头,对着田蛙。

周老师:不是经常在家做吗?谢老师不是还嘱咐过吗?咋就忘了添水?(一瞪眼,声音提高八度)人没在课上,也没在灶上,跑哪儿去了?(压低声音、声音粗重)差点把那三间屋燎了!(恶狠狠地)燎了那三间屋,把你小子都赔上也不够!

田蛙怯怯地站着,不敢说话。

 

王淑霞从门外进来,朝周老师示意一下。

周老师:(对着田蛙,气鼓鼓地)先回去!

田蛙匆匆出门去。

王淑霞:(环顾一下屋里)大家先坐下,咱开个短会,以后给学生热饭,还是在咱老师自己动手,孩子小,不定性,不敢撒手,(清清嗓子,一板一眼地)还有个事儿,麻雀虽小,有头有脑,咱小宋老师来了,高材生,科班出身,有文化,有能力,有见识,风华正茂,这几天我就寻思........呃,(话锋一转)我昨天去了趟中心小学,寻思把主任教师的位子让出来,让他担任我们汉军营小学的主任教师,可于校长说啥也不肯,说还需要我多培养他些时日……(苦笑、慢条斯理地)没法子,咱就是这吃累的命儿。

没人说话附和。

王淑霞:(继续)今天人齐了,咱的工作也正式调整一下,小宋老师接苗子老师的工作,苗子老师先管理一下学生的午间和课间,中午帮着学生做做饭……还有,哪位老师有事请个假什么的,苗子老师就顶上。

三苗子脸通红地站在那里。

大家没有人吱声。

王淑霞自己默默地收拾了一下课本,上课去了。

 

16、日,内,代销点

    一群人正有说有笑。

    李文革拿着拂尘扫着货架儿上的灰尘。

   

    三苗子提着一个酱油瓶子进来了。

    社员甲:苗子,咋来了,又来打酱油?

    三苗子听出了揶揄的味道,一声不吭地走到李文革前。

    三苗子:(对着李文革)这群孩子在学校吃饭,也不带个菜什么的,好歹校园外南墙根儿还有块小地儿,种了些大葱……嚯,家伙地,大葱沾酱油成了香饽饽,一顿一捆葱苗儿,半碗酱油,顿顿光。

    李文革拿起酱油瓶子,打起了酱油。

 

    社员乙:(调侃地)苗子当上了教师,白瞎了俺队上的一个好劳力。

    社员甲一笑。

    社员乙:你别不信,俺三队的那头小母马,就认三苗子,牲口一牵到她的手里,拉车、犁地,乖得很,别人就不行,欺生!

    有群众怪笑起来。

三苗子付了钱,提起了油瓶,一声不吭地离开了。

 

特写:三苗子的背影儿。

 

    【OS】群众甲:还不占了他叔杨文化的光儿?坐办公室,风吹不着,雨淋不着,咱这么大个村儿,咋会偏偏挑上了他,谁有这样的待遇?

    社员丙:听说学校里老师也调整了,苗子当上了后勤主任。

    社员乙:(不屑一顾地)没见识,啥主任?王淑霞还不就是一主任教师?他呀,就是一打零工跑腿的!

 

    李文革默不作语地听着。

 

17、日,外,河边

    葱茏的芦苇荡。

    有野鸟的声音不停地从芦苇荡里传过来,不时地有几只野鸭扑扑楞楞地飞起来。

    远处,低矮的小石桥上,一群妇女在嘻嘻呵呵地洗着衣服。

   

河边,宋小强、周老师正领着一群孩子挖着野菜。

宋小强:同学们呢,咱趁这节劳动课出来实践劳动,抓紧时间,看谁挖的野菜兔子最爱吃!

学生们咯咯咯地欢笑着。

 

四喜儿,男,八岁,穿着简朴,精明伶俐,正和宋小强一边找着野菜,一遍说着话。

春牛,男,十岁,滑稽的样子平。

春牛:(调皮地走进宋小强)老师老师,告你个秘密,(指一指身边的四喜儿)他还有三个姐姐,(深处四个手指头,夸张地)计生困难户!

宋小强疑惑的样子。

春牛:(故作神秘地)听俺娘说,他娘鼓着个大肚子,东躲西藏跑了一冬没敢回家,(指着四喜,戏谑地)跑了个他,他爹才起了这么个名字,嘿嘿。

    四喜儿听见了,怒了春牛一眼。

    春牛就像是没有看见,继续咕哝着。

    春牛:他爹到今还拉了一屁股的债,现在还欠俺家的钱呢。

    四喜儿:(怒了,朝着田蛙吼起来)俺爹啥时候借你们家钱了?

春牛:你爹被大队罚了,还上了?

四喜儿:咋了?俺爹欠大队的钱,管你什么事儿?

春牛:(不屑一顾地)咋了?大队也有俺家一份儿,欠大队的钱里面,也就欠俺家的钱,咋了?还不服气呢?  

    周边几个小学生一阵哄笑。

    百灵:照你说,这苇塘也有你家一份?你说说看看,哪几棵是你家的?

    孩子一群哄笑。

    四喜儿也扑哧一声笑了。

    宋小强也跟着笑了起来。

 

18、日,外,周老庄养牛场

    老周:(不无感慨地)那时候,班班养兔子养大鹅什么的,勤工俭学啊,还记得不?

    宋局长:(对着老周)记得记得,我采草药找蝉蜕,你占了学校的茅房养肥猪……

    老周:(惊奇地)还记得?(不好意思地)记得不?春牛,(见宋局长想不起来,比划着提醒)就那大高个儿,流鼻涕的那个,班级养的家兔儿,他一个人就能照看得了,那时候学了本事,现在有了用武之地,前几年规模养兔,他还真发了!

    宋局长表情严肃的样子。

 

19、日,外,山坡

茂密的森林,蝉声一片。

宋小强和一群学生正采草药、拣拾着挂在树上的蝉蜕。

 

宋小强:同学们,草药有很多种,像这种,(高举着一棵菜)学名叫刺儿菜,小名七七毛, 具有恢复肝功能、促进肝细胞再生的作用,它呀,还有一个止血的功能……如果我们在路上不小心磕破了皮肤,出血了,你就可以利用它,捣烂之后敷在伤口上,就能止血……

百灵羡慕地看着宋小强。

百灵:老师,你懂得真多!

宋小强:还有,这蝉蜕,有疏散风热、透疹止痒、明目退翳的功效,中药里,广泛被用作治疗外感风热和温病初起的症状,能平喘止咳,主治各种哮喘、头痛咽痛等症状。

 

宋小强看着同学们痴迷的眼样子,起身,环顾四周。

宋小强:(环顾意思四周,提高嗓门)同学们好好学习,上大学,啥知识都能学到。

学生们咯咯咯的笑声。

 

宋小强:同学们,唱支歌好不好。

学生:(齐声地)好!

百灵:(昂头挺胸,大声地领唱)小妹妹我送情郎啊……预备——唱——

一群女童声格外嘹亮而悠远。

随即一群男孩子讥笑的声音。

 

远处传来一声学生的尖叫。

接着一片静寂。

宋小强猛地抬头看去。

不远处,四喜儿正奋力地爬到一棵树上,伸手勾着一棵树梢处的蝉蜕。

小树不堪重负,被压得完了下来,四喜儿像是一个毛猴子,脸面朝天挂在上面。

学生们尖叫。

四喜儿越发放纵起来,小树一会儿压下来,一会儿又弹上去。

学生一次又一次尖叫。

 

宋小强对着树下的同学做了一个静下来的手势。

学生安静下来,一双双眼睛吃惊地看着四喜儿。

四喜儿来了人来疯,不停地悠着。

 

宋小强走到树下。

宋小强:(轻声地,重重地)四喜儿,下来,真的——很——危险。

四喜儿:老师放心,俺爹教过,这是山榆,柔软,劲道得很,折不了。

四喜儿眼瞅着树梢的几个蝉蜕,又奋力晃着。

树叶刷拉拉掉了下来,落了宋小强一头树叶。

突然,一声“妈呀”的叫声,四喜儿从树上重重地摔了下来。    

四喜儿躺在树下,脸色蜡黄,不停地唏嘘着。

 

20、日,内,村卫生室

简陋的陈设:一桌一椅,一张简陋的木床。

墙上贴着几张泛黄了的人体肌肉分布图。

 

宋小强和百灵、春牛等几个学生正胆战心惊地围在四喜儿的身边。

 

村卫生员,男,六十多岁,正小心地四处按按四喜儿的屁股。

四喜儿越发一声声痛哭起来。

四喜儿:(痛苦的样子)疼——疼——

四喜儿爸,男,六十多岁,一脸无奈和痛惜,惶恐不安地看着村卫生员。

村卫生员:别怨我老朽无能,事情不小,骨头看来是没断,不是伤了坐骨神经,就是骨裂之类的,你们还是到大医院先检查检查吧,别误了!

宋小强一脸的无奈。

百灵:(钻上前来)老师喊着喊着他,他……他就爬上去了。

四喜儿爸恼怒地看看百灵,又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对着宋小强。

四喜儿爸:(歉意地)老师你费心了,(再慌张地看着四喜儿),我背他先到乡卫生院拍个片子。

宋小强:我背吧。

四喜儿爸:不不不,四喜的三个姐姐都在家,我们轮流背,背得动……再说,老师又不是没说到,孩子惯不得,不跌不长。

宋小强感激地看着四喜爸。

 

21、晚,内,代销点

柜台上,放着一大堆蝉蜕。

幽暗的灯光下,蝉蜕闪着星星金光。

 

宋小强和李文革站在旁边,守着蝉蜕,谁也没有说话。

 

22、日,外,山路上

宋小强和李文革正赶着一头毛驴走着。

毛驴的背上托了很多货物。

 

宋小强走到毛驴的前面,使劲儿地牵着毛驴。

毛驴倔强地昂起头,就是不肯走。

李文革:老杜在,它还听我的,老杜不在,这畜生就欺负我。

宋小强:(无可奈何地,对着驴哀求着)老弟,咱商量一下好不?(指一下,信誓旦旦地)你乖乖地托回去,我一定一定好生伺候你,让学生给你割三大捆最最最鲜嫩的草。

驴昂着头站着,一动不动。

李文革听见,笑成了一滩泥,蹲在地上不肯起来。

李文革:我和老杜一起进货的时候,老杜都是背着手在后面跟着,我牵着它,啥事儿没有,就怨你,你老弟气你不听话!

宋小强:(苦笑起来)要不是为了伺候你去给我进一个塑料皮的笔记本,我才……

李文革笑得更厉害了。

李文革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宋小强和驴,咯咯咯笑着。

宋小强猛地一拍脑袋。

宋小强:(对着李文革,咪咪笑着)有了,我让你再笑我!

李文革疑惑地看着宋小强。

李文革疑惑地看着宋小强。

宋小强:过来牵着。

李文革走到驴边,小心翼翼地牵着。

宋小强疾步跑进树林里。

 

李文革疑惑地看着宋小强远去的地方。

 

宋小强从密林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长树枝,树枝一端上用草绳拴了一捆鲜嫩的野菜。

 

宋小强走到驴身边,将蔬菜放在毛驴鼻子上嗅嗅。

毛驴刚要张口吃,被宋小强再嘴巴上拍了一巴掌。

宋小强:急啥?

宋小强将长棍插在毛驴的背上,野草伸过驴头,直到毛驴头前。

李文革放下毛驴。

毛驴想吃草,越发走得快,最后竟然“哒哒”地小跑起来。

宋小强牵着缰绳,紧跟着跑起来。

 

身后,李文革笑得又喘不过气儿。

 

23、日,内,办公室

王淑霞正给老师们开着会儿。

王淑霞:有个事儿跟大家说一下,咱勤工俭学还要(语气加重)继续大搞特高,(一笑)咋了?这也是一个法子,办公经费不足,上级也提倡,去年老周在厕所里养的那头肥猪,就为班级解决了大事儿,(话头一转,语气加重)但咱更要注意安全!再,这里我强调一下,要管好每一笔经费,清得像东河里的水,一眼望见底儿。

 

周老师走到暖瓶边到了一杯水,坐下。

 

王淑霞再一声不吭地低头看书。

 

王淑霞:昨天乡中心小学开了一个会,关于十一文艺汇演的事情,(环顾一下四周,继续)我想,咱科班毕业的老师也配备上了……

宋小强疑惑地看看王淑霞。

王淑霞:(继续)咱汇演的成绩也得上去,(看了一眼宋小强)小宋老师吹拉弹唱样样拿得起,不能再说咱没人才了,这回儿咱争取拿个第一!

老师们嘁嘁喳喳一阵议论。

谢金娜:人家中心的王倩倩那可是艺术学校毕业的,人长得俊,歌儿唱得好,咱能和人家比?

其他几位老师随声附和着。

王淑霞看了谢金娜一眼。

王淑霞:还有,咱强调一下组织纪律,非常时期,不管你是想考学,还是家里有啥事儿,个人服从集体,小家一律照顾大家,大家先把手里头的放一放,把精力全部投入到当前的几项工作中。

没人再说话,王淑霞越发尴尬起来。

王淑霞:人嘛,我不是没有考虑到这些,我想了,咱再请个比他们更高级的,(嘿嘿一笑)我侄女,王彩云,县新芭蕾歌舞团舞蹈新星,我打个电话或者捎个口信,她都得乖乖地来……

谢金娜:那……那敢情好!

王淑霞:(望一眼宋小强)你们两人合作,力争把这个第一拿到手!

宋小强疑惑地看着王淑霞。

王淑霞:拿不到第一最疵就拿第二,再也不能往后退了.

宋小强为难的样子。

王淑霞:(对着宋小强)后天早上,你去山下公路接,他坐公交过来。

 

24、日,内,学校办公室

玻璃罩子下,灯光昏黄,一小片的明亮。

宋小强趴在桌子上,在红皮日记本上记着。

 

宋小强天真地抬起头,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幻觉】

小石桥上。

鸟语花香,景色迷人。

李文革和宋小强牵着手,坐在小石桥上,双脚浸到水里,不停地嬉戏着。

 

河边。

杨柳依依,蛙声一片。

李文革和宋小强牵着手,一起蹦蹦跳跳地走着。

 

25、日,外,山路边

美景如画。

山路弯弯曲曲,在丛林间蜿蜒延展。

小鸟的叫声嘹亮。

 

一辆自行车停在路边,被山风吹拂着,车轱辘懒洋洋地转着。

   

宋小强坐在一块石头上,不时地抬头看着公路。

 

一辆农用三轮车冒着黑烟爬过山坡。

车后,一辆绿色的公交车缓缓而来。

三轮车一阵黑烟,加速而去。

 

公交车停下。车门打开,几个旅客陆续下来。

 

特写:一只只粘带泥巴的各色鞋次第迈下车来。

      小花斑点儿的连衣裙下,一双鲜艳的高跟鞋格外鲜艳,款款迈出车门,走了过来。

 

王彩云,女,二十三岁,穿着时尚,从车上下来,径直走到宋小强的身边,笑眯眯地看着宋小强。

宋小强抬头,仰望着。

 

特写:王彩云画着淡妆,秀美迷人的脸庞。

 

王彩云:(甜甜一笑)小宋老师吧。

宋小强拘谨地点点头。

宋小强:(低下头,咕哝了一句)没行李呢?

王彩云:你们的校长是我姑,到你们学校我就是到家了,到家了还带什么行李?咯咯咯……

宋小强:(苦笑一下)害我白借个车子来,早知道还不如空手来。

王彩云:(咯咯咯地笑着)空手来?你背我?

宋小强脸红起来。

 

26、日,外,山路上

宋小强推着自行车走着。

 

王彩云头上戴着一顶用树枝和鲜花编制的花冠,兴高采烈地,一边嘴里哼着《梁祝》的小曲子,一会儿跑到宋小强的前面,一会儿落到后面一边。

宋小强看得心慌意乱,有点慌不择路的样子。

 

宋小强加紧脚步,走到前面去。

 

身后传来王彩云一声娇滴滴的“哎呀”声。

宋小强回头,见王彩云坐在一块石头上,一脸痛苦的样子。

 

宋小强支下车子,跑过来。

王彩云:(娇滴滴地)都怨你。

宋小强:(做错事似地,低着头,疑惑地)我……我怎么啦?

王彩云:(娇羞地)都怨你不管人家,你走得快,俺心慌,走得也快,一不小心,就……就差点崴了脚。

宋小强害羞地看着王彩云的脚。

王彩云:(指着脚踝)现在……还疼呢。

宋小强手足无措地。

王彩云:(指一下高跟鞋,撒娇)帮我脱了。

 

特写:宋小强颤动的双手,慌乱地给王彩云拖鞋。

      王彩云一脸幸福满足的样子。

 

27、日,外,校园

田蛙、春牛、四喜儿、百灵等十几个同学列队站在校园里。

宋小强站在队伍的一边。

王彩云来回巡视着。

王彩云:大家都站好了。

学生们一阵嘁嘁喳喳。

王彩云有些恼怒窘迫。

王彩云:(恼怒地,嗲声嗲气地)我说都站好了,大家听到了没有?

学生们我行我素,看着王彩云,一阵嬉笑。

王彩云脸红起来。

宋小强走上前来。

宋小强:(严肃地)立正。

学生们憋着笑,齐刷刷地站好了。

宋小强:这是……这是咱们的舞蹈老师王老师。

学生:(收敛了一些,齐声地)王老师好!

王彩云脸上有了笑容。

宋小强:(隆重地)给同学们介绍一下,王老师是我们县剧团的舞蹈家,明星!

学生们安静下来,情绪高涨了起来,眼睛里透露出羡慕的目光。

宋小强:今天来指导我们大家排练舞蹈,大家一定要用心,大家有没有信心!

学生:(齐声地)有——!

王彩云得意洋洋的样子。

 

28、晚,内,代销点伙房

桌子上已经摆了几碟子菜肴。

灶间传来“嗤嗤啦啦”炒菜的声音。

 

李文革和王彩云正在择菜。

 

宋小强正在调着一台老式的录音机。

 

特写:旁边桌子上的录音机。

录音机的红灯闪烁着,传来电台主持人甜美的声音:各位观众,下面,

请大家一起欣赏一曲优美动听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

 

王彩云猛地抬头看着宋小强,有些骚动,脸红润起来。

李文革:(对着王彩云,羞涩地)彩云姐,你不是舞蹈演员嘛,跳一曲,让俺也开开眼。

王彩云脸上红润起来。

王彩云:(故作镇静,信心满满地)小事儿,艺校的时候,这是我们必过的一首曲子。

王彩云微笑着站起来,拍拍双手,从身边的包里拿出一双舞蹈鞋,脱掉高跟鞋,换上,轻轻地挪动舞步,伴着收音机里的乐曲,行云流水般舞起来。

 

宋小强和李文革羡慕地看着王彩云。

 

老杜端着一盘子菜肴,从灶间出来,站定,也痴痴地看着。

老杜手里的菜汤淅淅沥沥洒了出来,老杜也没有察觉。

李文革看看宋小强。

宋小强出身的样子。

宋小强发现李文革看自己,脸红地低下了头。

突然,音乐停下来,传来播音员甜美的声音:各位听众,今天与你有约的时间到了,我们期待明天跟你再见,晚安。

 

王彩云定格在一个动作上,一动不动。

 

收音机里《梁祝》协奏曲的声音渐渐淡了,接着传来沉闷的重金属音乐的声音。

男广告音:“燕舞,燕舞,一起歌来一片情(一声),燕舞,燕舞,一起歌来一片情!

 

王彩云哎呀一声,遗憾地一甩双手,撒娇的样子。

王彩云发现自己失态,忙纠正过来,跑回屋子中间,鞠躬谢幕。

 

李文革和宋小强“噼里啪啦”的掌声。

 

老杜突然发觉自己还端着菜肴,一边做出烫手的样子,一边嘻嘻呵呵提醒大家。

老杜:呵呵呵,唱歌跳舞好是好,可不充饥,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来来来,吃饭吃饭。

 

大家意犹未尽地做到桌前。

 

29、日,内,办公室

办公室里,宋小强和王福生正批改着作业。

谢金娜正低头复习着功课。

三苗子往暖瓶里倒着开水。

 

王淑霞从外面进来。

王淑霞:(对着谢金娜)谢老师,下个周中心小学有个备课展览,咱这里就你学问高,字儿又写得好,你就代表咱学校去参展。

谢金娜为难的样子。

王淑霞:小宋老师刚来,备课上的一些细节问题怕把握不好,我没时间,三苗子和老周也不太行,就你合适。

谢金娜无奈的样子。

 

王淑霞转过头对着三苗子。

王淑霞:苗子,今天周老师带家属看病,他的课你先带着。

三苗子点点头。

王淑霞笑眯眯地看着宋小强。

王淑霞:明天你去中心小学,新教师上岗有个新教师上岗培训,你准备一下。

 

校外,出来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

 

【OS】太阳大,地球小

地球绕着太阳跑

地球大,月亮小,

月亮绕着地球跑

 

30、日,外,山路上

夕阳西下。

一大片的玉米地,长势喜人,葱葱郁郁,刚刚齐着人的肩膀。

 

宋小强身背着一个挎包,哼着《梁祝》的曲子,急匆匆地往回赶着。

 

宋小强路过一片矮小玉米地。

玉米地长势矮小,地头儿放着一辆手推车。手推车上放着几袋化肥。车边坐着一憔悴的女人。

宋小强抬眼望去。地里一男人戴着一顶破旧的草帽,遮住了颜面,佝偻着身子,正在地里一䦆头一䦆头地刨着坑。

 

宋小强站下,仔细地看着地里。

女人抬起头,警觉地看着宋小强。

女人忽然对着地里学起鸟叫起来。

女人:咕咕——咕咕。

 

远处的男人一下蹲下,隐藏起来。

宋小强好奇地盯着玉米地。

 

玉米地里又露出男人的半张脸。

 

宋小强站着没动。

 

远处男人的直起腰来,抬头看着这边,朝这边走过来。

 

宋小强这才发现,田里的男人原来是周老师。

周老师头上戴着一个破斗笠,身穿一套旧衣服,一脸汗水一脸灰土。

周老师走到宋小强面前,苦笑一下。

宋小强:周老师,我看着眼熟,真是你啊,要不是你走到眼前,我还真看不出是你呢!

周老师尴尬地笑着。

周老师:(疑惑地)小宋老师,你干啥来,怎么……怎么会走到这里?

宋小强:(尴尬地)新教师去中心培训,刚结束,回学校去,看着时间还早,来这里这么长的时间了,还没走走看看,拐个弯儿,顺便熟悉一下,(一笑)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你。

周老师看一眼坐在车边、吃惊地看着这边的女人。

周老师:(尴尬地)你嫂子,她也是第一次见你,怕生呢,嘿嘿嘿。

宋小强疑惑地看看女人,再看看周老师。

女人不好意思地傻笑着。

周老师:小宋老师,唉,我也是没有法子,(用嘴巴示意一下女人)常年有病,看看,到了地头儿却下不了地,只能做个伴儿,家里的农活儿只能是我一个人扛着……(回头看看地里)看看,化肥追不上,矮人大半截,村里都看笑话呢,(叹一口气)我……我还指望着今年收成好些,早点拉你嫂子到县城的大医院看看呢。

 

宋小强抬起头,看看玉米地。

宋小强:周老师,回去也放学了,我帮你吧。

周老师:(一脸的感激)不用不用,你大洋学生,干不了这活儿。

 

宋小强走到车边,放下了挎包,走进了地里。

 

周老师一副感激的样子,跟了上去。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246www.tvh24.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246246频道www.tvh24.com/Screenplay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246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tvh24.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